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Robot(7)

人工智能(?)叶x斯文维修师喻

开始居家模式!

——————————————

7.

  喻文州的下颌紧紧一绷。

  不过仅一秒,他便恢复了平日里温和无害的神色,那一瞬间的阴戾神情也幻觉般地烟消云散了。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扬了扬眉,平静地一笑,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被陷害的呢?”

  狡黠多疑的狐狸不肯往套里钻,叶修脸上靠程序拗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漫不经心地说,

  “哦,我猜的。只是看你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能力又强,不太像是喜欢窝在这种地方单打独斗的人。”

  喻文州顿了顿,睫毛扇了两下,温柔地垂了下来。媚阳映得他脸色有点苍白,苍白的表面又浮起一层淡淡的红色。他闭了闭眼,声音几不可闻。

  “如果可以,他们希望我身边永远也不要出现机器人。”

  叶修一愣,像死机一样紊乱了两秒,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

  喻文州嘴角一挑,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没什么”,随即转过了身。他轻咳了两下,有所不适般晃了晃身子,慌慌张张地打了一个动静不大不小的喷嚏。

  …

  他呆了呆,茫然的神情和刚才或温润或心机模样造成了巨大的反差。

  叶修无语,无奈地按了按自己的额头,感觉电线都给他折服了两根,“我叫你注意点儿吧小鬼,说感冒就感冒啊?”

  “没有。”喻文州摆摆手,罕见地露出一丝窘态,“我,唔,大概是被风吹的。”

  话音越来越弱,他难得局促地闭了嘴,显得有些拘谨。

  叶修抱着胳膊,好整闲暇地看着这个一直强撑出坚韧强大形象的男人骤然露出的可爱柔软的一面,实在忍不住了,憋了好久憋出一个不伤感情的笑容,喻文州悻悻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抹不开面子,停了好久才小声说,“走吧。”

  叶修不熟练地收敛了一下表情,抓住喻文州的手,向上抛了抛又接住,牢牢地握在掌心里了。喻文州露出点异样的神情,听见叶修不紧不慢地说,

  “哎,我挺喜欢你的。”

  喻文州指尖一抽。

  “我蛮喜欢人类。”叶修漫不经心地说,头歪了一点,神情竟然算得上诚恳,

 “你们看起来没那么蠢,也不像我的同类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他握着喻文州的手稍稍收紧。

  “可惜,”叶修平静地说,“以前在嘉世的时候,他们不太喜欢我——大概是因为我比他们强。”

  喻文州的心平白无故地一跳。

  “这也许就是我没什么朋友的原因。”叶修领着喻文州往来时的路走,方向与原定路线别无二致、丝毫不错。他神色显而易见地冷然,唇角几乎抿出了锋利的弧度。但他又好像只是在跟喻文州讨论天气一样,步伐轻快,全无戾气。

  喻文州反握住了他。

  “所以你大可以信任我,因为我们是一样的。”叶修回过头,冲他吹了个口哨,“等到你想聊聊你自己的事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另外,喻同志,听说试着牵过小手的人类,上床会要容易一些。”

  喻文州无声一笑,放开他,“你不是说你不受欢迎吗?都跟谁学到的这些。”

  “不知道。”叶修倒提着枪,“天生的,也许程序里夹了几个G的不良视频。”

  喻文州再次笑了出来,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遇见像叶修这样对他胃口的人工智能了。

  因为要替叶修录入实景地图,二周目巡逻完已经是下午了,叶修的电快耗光了,喻文州也只囫囵吃了点营养餐--没滋没味的,简直反人类。回到总部后叶修一边换电池一边驱赶喻文州去吃药,对方假装没听见这好心好意的建议,偷偷摸摸地溜走了——下午是实验室时间。

  等叶修终于成功把刚睡醒就黏黏乎乎的奶猫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时,喻文州早已经钻进维修室了,焊接的声音震得山响,隔着门就能听见。叶修没采用王杰希那种野蛮人的做法,凭借权限进了门,屋里映着激光刀蓝荧荧的色彩,没开灯,喻文州坐在实验桌上,远远地看去,那光在他脸上刷了一层柔和的光晕,整个人都如梦似幻了起来。

  叶修抱着胳膊看了一会儿,在心里给他评了个满分。

  不知道是不是机器人的脑电波外泄被维修师捕捉到了,原本在空中变换莫测的能量刀忽然收紧,撕下了“温柔”的面孔,骤然变得张牙舞爪起来。那些锐利的蓝光错综复杂,编织成一张天衣无缝的网,又幻化成巨大的触手,气势汹汹地向叶修抓来了!

  叶修的瞳孔倏地一缩。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后面就是门,他随时可以出去。但叶修没有继续后退,反而站定了,琉璃似的眼睛里映着那只巨大的手,迸发出一点杀意。

  触手山呼海啸般绞碎了空气,凌厉地卷到他面前,蓝色的能量条仿佛点燃了空气,浮起一股极为灼烧的焦味,在眨眼之间冲到了他的面前。

  可叶修还没被烤焦一根毛发,能量网就猛地一刹,险伶伶地停了下来,像怪物被斩下了头。

  叶修毫不畏惧地仰头直视,眸里几乎射出了寒光。

  能量网刹那间分崩离析。

  灼眼的冷光仿佛被刻在高仿的视网膜上,迟钝着不肯消失。叶修的侧脸线条绷得紧紧,眼神却慢慢缓和了。黑暗的房间里,喻文州的声音飘了过来,透露着些许遗憾,

  “太耗能了。”

  叶修忍住了把这小子的毛蓐秃的冲动。

  房间的那头团起一团柔和的光晕,几乎把喻文州整个拢进去了。他穿着白色的工作服,衣服上有被激光烧坏的痕迹。喻文州坐在桌子上,两腿交替着晃来晃去,眼睛里逼出了一点幸灾乐祸的笑意。

  “吓到了吗?”

  叶修走到他旁边,身子也融进了那一点点光。他插着腰,挑高了一边的眉毛,一脸有趣地盯着喻文州,

  “你在搞什么?”

  “变种能量刀。”喻文州把那个银色金属递给他看,叶修低头接过,那是个漂亮的刀鞘状装置,顶头黑色的激光眼虎视眈眈地看着,仿佛随时会再放出一个怪物,恶狠狠地咬上一口。

  “…就这么个玩意儿?”

  “是,威力很强。可惜太耗能,昙花一现。”喻文州有种不太明显的炫耀--也不是炫耀,是那种有些青涩的、像是做成了一件大事后小心翼翼地期待表扬的腼腆。喻文州的手不太明显地抓了抓袖口,牙齿咬着点儿嘴唇的皮,略有期待地看着对方。

  叶修解析了一下他的表情,分析出来“跃跃欲试”和“满怀期待”两种状态,不觉有些新奇。

  他咳嗽了一声,低了点儿头,含糊地说,“也就那样吧,小破东西一个。”

  喻文州的眼皮耷下来一些。

  “不过。”叶修顿了顿,斜斜地一瞥,“是比嘉世维修部那些废物好一点儿。”

  嘉世作为联盟核心区,维修师可都是一水儿的A级。“比那些废物好一点儿”,喻文州忍不住笑,这听上去像是个口是心非的赞美。

  他低头,很好地掩饰了嘴角提起的那点笑容,轻快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打了个响指,房间里的灯光应声亮起,喻文州拿起桌子上的几张图纸,说,

  “这是你右手的设计图纸。”

  叶修拿了过来,作为一个攻击型战士,他实在看不出来这些棍棍棒棒是什么鬼玩意,只能勉强认出最大的一张图是手骨关节的横切面。他随手翻了翻,喻文州在旁边心平气和地说,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马上就可以联系官方调入资源了。”

  叶修说,“大概是了。”

  喻文州挺开心,靠着桌子,闲散地屈腿站着,冲他弯了个不露牙的微笑。

  叶修顺手摸了摸他头。

 一直在门外探头探脑的索克颠颠地跑了进来,伸了个大懒腰后要往实验桌上扑,叶修眼疾手快地一抓,防止了一场猫灾的发生。

  叶修握了握奶猫的爪子,“这年头活宠很少了啊,你这是原种?”

  “当然不是。”喻文州拾摞好资料放到一边,示意叶修把猫提到外面来,“原种这么稀少,我怎么会有。这是王杰希弄的,前几个月才从培养箱里出来,是克隆的。”

  “母体死了?”叶修问。

  “死了。”喻文州说,“好几年前,联盟那场事故后就死了,不知道为什么生物实验部一直留着基因。”

  “哦。”叶修把索克放到地上,用脚尖拨了拨,心想,“还怪可怜的。”

  当天晚上叶修独自跑了趟陆地巡逻,回来的时候除了走廊灯,其他地方的光都灭了。巡逻报告需要实时提交,他放下装备后一路跑去了二楼,站在喻文州房间门口,按照人类的礼节敲了敲门。

  可是喻文州没开。

  他的房间开启权限高于叶修,机器人无法直接打开。叶修等待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应,有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

  士兵习惯的从来都是暴力破坏,尤其像叶修这种拽得十分低调内敛含蓄的。

  但他这次给足了面子。叶修慢慢数着,等舌尖舔全了一圈牙齿,实在忍不住准备再敲一遍时,门突然开了。

  喻文州倚在门上,身子扒开那一点缝隙,然后哐当一下掉了出来。

  叶修手忙脚乱地接住,入手的温度是一片滚烫。

 

tbc.

 

————————

叶修的第一个秘密要出来了——

 

 

评论(14)
热度(184)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