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22)

上飞船啦

 

——————————————————————

22.

 

  肖时钦讨厌刘皓吗?

 

  他不讨厌刘皓。撇去功利心不谈,刘皓在战斗能力方面的才能是颇为出众的。所以当他对自己表现出讨好的神色与行为时,肖时钦没有承受,也并没有过度地去抵触。

 

  刘皓:“肖副队,您看…他们会从什么方面下手呢?”

 

  肖时钦校对好仪表盘,冲刘皓笑了笑,说,

 

  “难说,毕竟对面的是喻文州和叶修啊。不管他们如何,我们执行我们的方案就好。”

 

  他太了解喻文州了。速度,除了速度以外,这是一个在很多方面近乎无懈可击的人,可是他的缺点和他的优点同样明显与致命。肖时钦对付他的方案能整理出一打,无一不是对准他速度缺陷下手的。

 

  只是多了个叶修。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全新的问题,至多是隔的时间太久远,手法有些陌生而已。

 

  “肖时钦是个拿着一手烂牌也能玩出花样的人。”这边,喻文州同样给对手下了定义,“机械道具用得很好,战术很‘刁钻’,有没有什么想法?”

 

  “你与他在战场上,哪一个强?”

 

  叶修正站在喻文州身后,低着头,专注地凝视着喻文州头顶那朵早被他盯上了的小花一样的发旋。他这一句问话得到了男人的轻笑,喻文州平静又客观地说,

 

  “正面对抗我不如他。辅助和战术规划,我应该要比他强一些。”

 

  飞船亮起薄薄的雾灯,暖暖的黄色在黑夜里弥散开来。船体升起时,叶修就着惯性往前倾倒,顺带嗅嗅喻文州蓬松柔软的头发,有股仿佛来自海洋的湿润的香气。他说:“巧了,我也比刘皓强一点。看来我们稳赢。”

 

  喻文州没说话,但就他稍稍放松的姿势来看,应该是认可的。

 

  驾驶员先生道,“你来我来?”

 

  叶修耸了耸肩,“看操作,似乎我来更合适。”

 

  喻文州让到副驾驶上,叶修毫不客气地坐上了正位。

 

  原本飞得稳稳当当的飞船忽地扎向了大地,螺旋着疯狂下冲,在到达一个高度后,船头方向急转,勾出一个险伶伶地角度,几乎呈直角笔直上升,速度飞快,喻文州则干脆被强大的地心引力哐啷一下地给拍在座椅上。叶修秀的这一手让他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喻文州迷迷糊糊地缓了两秒,才意识到此叉烧包在自己面前干了什么。

 

  “你至于吗?”

 

  喻文州扶额,小孩子有了糖,还非得拿出来炫耀。叶修没吱声,飞船继续按着那扭曲的轨道飞掠过夜空,他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挡风板,在跨过一道无形界限时,他猛地一打手柄,飞船一百八十度急速漂移,整个船身被甩到了另一个方向。

 

  与此同时,喻文州听见“当”的一声响。

 

  他倏地抬起头。电子镜片光华流转,红外线敏感又多疑,极快地捕捉到了远方那一台不明飞行物体。

 

  “别太小看机器人的视力啊。”叶修似有愉悦地勾勾嘴角,两手用力一推手柄,飞船势如破竹地冲了过去。

 

  刚才那刺耳尖锐的响声,正是一枚船载激光子弹擦过飞船防御光网时发出的。叶修迂回偷袭,肖时钦直觉敏锐,朝着他们打出了一记试探,却仍被叶修的骚操作躲了过去。

 

  直到此刻,夜幕下的怪物才终于亮出了獠牙。

 

  误会了对方,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也没敢分心,连忙投入战斗中。他扮演的是控制飞船全部炮台的角色,本以为游刃有余,可叶修这番动作杀伤力巨大,喻文州不免有点不安。

 

  “来了。”叶修沉声。

 

  地下赛,一场血腥又刺激的狂欢盛宴,士兵褪去他们严谨肃穆的外衣,化为杀手呈现一出精彩绝伦的表演。世界各地成千上万位拥有地下赛观看权的观众们正守着他们的悬浮窗,任意点播正同时进行的不同赛事。

 

  一张张显示屏上,闪过惊心动魄的战斗图景。霸图的韩文清已经和轮回的周泽楷大打出手,微草的王杰希还在夜空中高速飞行,去寻找隐没于黑暗里的蓝雨的黄少天…随着一场又一场比赛的结束,越来越多的人调换视野,把目光聚集在了同一场比赛上。

 

  强队嘉世,和一列没有名字的队伍。

 

  “——!!!”

 

  子弹雨点般地轰击在防护网上,肖时钦角度急转,座下飞船变换着细碎繁密的飞行角度,与另一只恶兽周旋着。叶修像张开血盆大口的毒蛇,紧紧地咬住了他们,肖时钦急中生智,飞船船身向右倾斜,向一柄剑一样直直地插入对方右下的一块盲区——

 

  “刘皓!”肖时钦大喝道。

 

  刘皓发挥超常,飞快地明白了他的目的,两架离子炮台甩过一个弧度,瞬间锁定敌方飞船。系统发出“喀啦”一声,黑漆漆的炮口猛然冲出两道光束,“轰”地一响击中了目标!

 

  蓝色屏障碎玻璃似的四下飞溅,对手的防护系统顿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漏洞。

 

  “全中!!”刘皓大叫出声,眼睛兴奋得通红,瞪大的眼球上布满血丝。肖时钦点头,“非常棒!”

 

  刘皓全像没听见似的,仍过分激动地死死盯着爆炸的地方。肖时钦看着他那表情,心里咯噔一声。

 

  刘皓要的不是一句夸奖,甚至要的不是赢了对手。

 

  他是想要叶修去死。

 

  肖时钦知道叶修和嘉世内部关系不合,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尽管他这每一发炮火都是结结实实,但肖时钦从未真正有过消灭对方的念头,毕竟认识了这么多年,哪怕关系淡了,也始终是朋友。刘皓以为他与自己是一丘之貉,突地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摇晃,

 

  “肖时钦,打啊,打啊!!——”

 

  肖时钦被他抓得生疼,几乎是下意识一个操作。那是一条完美的弧线,肖时钦在心底演练过无数次,如何绕背,如何逃遁,如何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乘胜追击…

 

  他猝然抬头,看见那暴露在瞄准框里的飞船,忽然抬高了角度,一个侧滑,刹那间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肖时钦瞪大了眼睛。

 

  “警告:飞船被锁定!”

 

  “警告:飞船被锁定!”

 

  船体一阵剧烈的颠簸,手柄被甩脱,肖时钦被迫往座椅上仰倒。借着这个姿势,他看见了头顶那个怪物,黑色的舱底,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野蛮又霸道,二十八只离子炮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地瞄准了他们,根本无处可躲。

 

  将计就计,借力打力。

 

  引导机会,捕捉错误。

 

  肖时钦却是笑了。

 

五年了,叶神,喻队,你俩真是一点都没变。

 

  “砰——!!!”

 

  被击中的飞船摔向地面,肖时钦在颠簸中踉跄着夺回手柄,刘皓危难中打出两记离子炮,借反作用力把飞船弹出对方攻击范围,又堪堪稳住了船身。四周防御系统全部崩溃,精钢铸造的船体暴露在空气里,被月色照得泛出水色的光泽。

 

  叶修打了个响指,“哈!”

 

  喻文州一直攥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这个诱敌计划,是叶修最先提出,喻文州做修改的。很冒险,弄不好就两败俱伤,但确实是成功了,叶修准确地抓住了对方的心理,对症所下的药灵验无比。

 

  但是…

 

  “对方打出了切赛信号。”喻文州说。

 

  “同意。”叶修没有犹豫。

 

  一场赛事共有两种模式,一是空中竞射,二是高空肉搏。当第一种模式进行得差不多时,裁判会介入,切换成第二模式——当然,选手也可以自行打出信号,征求同意后切赛。

 

  而肖时钦特地选在这个时候打出信号,刚刚好卡中了叶喻两人的痛点。

 

  因为,“没有子弹了。”叶修对喻文州说。

 

  刚刚拿一波带走消耗太大,子弹栏几乎给打空了,剩下的勉强能防身。对面肯定补给也不很够,充分权衡到两边的情况,肖时钦能在仓促中考虑到这些,已是相当有水平了。

 

  黑色的飞船两侧,打出一道蓝光,接着又是一道红光。两边飞船的操纵权顷刻转移,飞船在程序引导下缓慢调整位置,升到同一高度。紧接着,其底部同时打开,两条钢铁架从各自的端点延伸而出,逐渐形成一张错综复杂的钢铁网。

 

  喻文州站在叶修身后。机器人回头向他笑笑,温柔得好像一个真正的人类长官似的。

 

  “别怕。”他说。

 

  机械女声在他们头顶回荡,

 

  “三,二,一,舱门正在打开,请注意脚下安全…”

 

  叶修冲了出去。

 

  枪声响起——

 

 

 

tbc。

 

————————————————

下一集真人对射!

评论(17)
热度(176)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