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20)

喻文州与张新杰两大心脏对决!!

 

片尾叶喻亲亲

 
重新回来啦,求个心心
————————-

 

20.

 

  门被人咚咚咚地敲响,张新杰抬头,把从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推了上去,道,“请进。”

 

  喻文州旋开门,未语先笑,和和气气点头道,“新杰。”

 

  张新杰一怔,“嗯?你怎么来了?”

 

 

  他站起身。喻文州走进来,带上门前还目光扫了一圈。这是韩文清的私人办公室,他本人不在时,就变成了张新杰的临时办公场所。

 

  张新杰给他倒了杯水,“坐。”

 

  喻文州与他面对面坐下,中间隔着张办公桌。他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交叉握着,端正地坐直了,矜持地对张新杰一点头,

 

  “再来向你咨询一下老毛病。”

 

  张新杰说,“怎么,又开始疼了?”

 

  喻文州苦笑着,手指下意识地紧了紧,“是啊。都没完没了的,最近还加重了。”

 

  “你最近干了什么吗?”张新杰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喻文州背后伸手去捏他的脖子。喻文州略微低下头,后脑勺上滑过一只手指,张新杰按压的力道极重,仿佛在确认什么东西。

 

  张新杰:“之前开的药还有在吃吗?”

 

  喻文州回道,“按着标准吃完了,感觉好了一些,就停了下来。前段时间又复发,再捡起来发现就没用了。”

 

  对方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未出一词,拽来一张纸一只笔,开始重新给他开药方。

 

  张新杰虽然是维修师专业,早年却是学医出身,在整个医疗行业都相当有名气。喻文州在当兵之前的时候就认识了他,关系斐浅,因此一些缠身的“小病痛”,他大多直接找他帮忙解决。

 

  张新杰一边写一边叮嘱,“注意休息,减少工作量,最近少去实验室。接触过多电子设备会伤害人的大脑皮层,你既然已经出现抗击反应,就应该多避免。”

 

  喻文州说:“…这二者还有这种关系啊。”

 

  张新杰吝啬地笑了笑。

 

  他平时总是这样,不苟言笑得近乎刻板,喻文州曾经开他玩笑,说他和韩文清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搭档。他看着纸上那工整的字迹,一排排的都是他眼熟的名字,各味中药,安神和助眠用的,普通人也能服用,喻文州过去不知尝了多少。

 

  他冷淡地一挑眉毛,秀气的眉梢斜斜地插入鬓里。喻文州说:“我最近除了头痛,还会有一些幻觉。”

 

  张新杰无动于衷,“很正常,大多数患者都会有这种症状——是什么幻觉?”

 

  喻文州:“人,手术台…还有战争。”

 

  张新杰笔尖一顿。

 

  喻文州朝左偏了偏头,掀起眼皮扫了他一眼。

 

  “张新杰。”他说。

 

  “你过去是不是有什么事忘了告诉我?”

 

  张新杰放下笔,抬起头与他平视,没有恼怒,表情一丝一毫的诧异也没有,很平静地说,“给我一个理由?”

 

  喻文州点点他那张纸,“我不止在你这儿一处看过病。除了你,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但你为我开了药方。虽然不能根治,但它的确缓解了。”

 

  “我很感激你愿意帮我。”喻文州缓慢地说,“但这并不能阻止我感到疑惑。”

 

  “这些只是普通的药物,为什么非得是这些呢?其实你也不知道我的病源是什么吧。”

 

  “所以这些药只能缓解,而不能‘根除’。”

 

  张新杰说,“因此你的观点?”

 

  喻文州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另起了话头,说,“我五年前生过一次病,记性很不好。当时醒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

 

  张新杰直直地盯着他。

 

  “我没有想起你是谁,你也没说,我是在第三天才恢复大致记忆的。”

 

  张新杰:“当时你是在那场战争中被爆炸的太空残骸击中,伤口感染,生命垂危,昏迷了很久。疤痕无法去除,至今你身上还有伤疤,这些都是证据。”

 

  喻文州点头:“记得很清楚。我当时是在高科重症监护病房醒来的。”

 

  张新杰:“所以?”

 

  喻文州仍自顾自地说:“那个病房真挺高级的,我一直以为只有A级以上的士兵或维修师才能进入。”

 

  “生命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我们不可能抛弃任何一个联盟成员。”

 

  “可是当时,虽然大规模战争已经平息,部分分区还有一些小规模战役仍在继续。”喻文州靠在椅子上,长腿交叠着,身上却开始散发一种冰凉的气场,和张新杰的正襟危坐形成鲜明对比。那是他所熟悉的模样,喻文州从前的,还不是一无所知的模样。

 

  “一次微草分区的联合对抗,王杰希为了保护他们队里的一个小士兵,从钢铁架上摔了下来,伤得很严重。”

 

  张新杰瞳孔轻轻一收。

 

  “爆炸和坠落,哪一个更严重你也知道的。”喻文州笑了笑,“联盟A级军官,五大指挥官之一,受伤时间靠前,受伤程度远重于一个D级维修师——可你们把我放在了联盟唯一的、最为高级的监护病房内。”

 

  张新杰说:“你最近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喻文州说:“我的伤,应该是比坠落还要严重吧。”

 

  张新杰捏紧了笔杆,“喻文州。”

 

  喻文州笑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问一问而已,你是签了保密协定了吗?点头摇头就行。”

 

  张新杰猛地僵住。

 

  他是维修师,一种历来被人称作“圆滑”“精明”甚至有些“奸诈”的职业,然而他本人并非如此。张新杰严谨,认真,难以容忍去欺骗、修饰,或是让事物发展脱离他预计的轨道——虽然并非他对于这类情况毫无对策。当年的三…四名战术大师中,他可以称得上是最不会“虚与委蛇”、与人周旋的一个。另一个机械师排第三,喻文州能排上第二。

 

  现在两人对上了。

 

  放在他面前的正是一个选择陷阱。世界上谁都会说谎,唯独张新杰不会。因此,张新杰回不回答根本不重要,喻文州需要的,只是他那一瞬间的态度罢了。

 

  这下什么都不用说了。

 

  喻文州微微吐出一口气,心里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他轻阖着眼皮,道,

 

  “所以你是会做遗忘手术对吗?”

 

  张新杰猛地抬起了眼睛,精心伪装的波澜不惊猛地被人撕裂,露出下面的惊愕来。

 

  对方依旧很和气地在笑,笑容好像画上去的一样,永远也不会变。喻文州没有等他回答,便拿着药方站起来,微微欠身说,“今天麻烦你了。”

 

  张新杰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今天来找我,不是因为头疼,而是为了试探我?”

 

  喻文州抱歉地笑笑,“毕竟太久没见了。”

 

  张新杰直言道,“有些事,你其实早就察觉了吧,为什么现在才提出来?”

 

  他停了两秒,“因为叶修?”

 

  喻文州说,“连一个机器人都想要像人一样活着,我也应该向他学习学习。”

 

  叶修,叶修。

 

  喻文州在心里默念了两遍他的名字。一个人能有多大的魄力呢?叶修不仅把他拽出了狭隘的分区,还推动着他挣扎着走出混沌,去挖掘被自己埋没在地底多年的寡淡的从前。

 

  似乎真实总有万钧之力。

 

  今日并没有从张新杰嘴里套出实质性的内容,但还是能整理出一些头绪,至少不算无功而返。尤其对手还是张新杰这种精明的人,喻文州能让其落下风,已经能算是不错的成果了。

 

  时间还早,交涉时间比喻文州想象的要晚。他看了眼时钟,这个点某人应该还在实验室,他斟酌了会儿,最终还是转过身,换了个方向再走。

 

  时间是最能培养感情的。朝夕相处的一个月,不多不少,却是喻文州这五年来第一次真切地了解到“陪伴”的内涵。

 

  细节堆砌的生活不能够改变一个人,却足以动摇一个人的思想。

 

  喻文州轻手轻脚地推开实验室门,预想了无数叶修可能在干的事,却冷不丁地被扑面而来的烟味砸了个满怀。亲昵又热情,浓,呛,还臭不要脸,像极了某个人的风格。

 

  喻文州脸色一木,目光扫了进去。

 

  叶修正躺在那张实验椅上,两臂张得很开,两条长腿更是直直地伸着,几乎能把本就颀长的身体拉长一米,像张鸡蛋饼一样把自己摊了开来。他闭着眼,应该是暂时性休眠——也就是在打瞌睡,旁边的小方桌上放了只玻璃烟灰缸,里面被人道毁灭了三根烟头。

 

  实验室禁烟。喻文州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在心里骂人。刚刚还夸你呢,太不争气了吧!

 

  喻文州大步走过去。机器人睡得挺舒服的,中途嘟囔着翻了个身,翘起了二郎腿。喻文州站在他面前,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着,试图找到一点可以下手的弱点。

 

  不知道机器人怕不怕痒。

 

  “我操,我操,谁啊…喻文州!你放手!你给我老实点…摸哪儿呢?!”

 

  叶修被强制唤醒,猛地睁开眼睛,哀嚎了一声迅速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腕。喻文州大约是没想到这招真的会有用,眨了眨眼睛,竟没有躲开。

 

  叶修跟他干瞪着眼,“你干嘛?”

 

  喻文州说,“谁让你在实验室抽烟的?”

 

  叶修哑住。

 

  喻文州乐了,还要挠他。叶修实在受不住,完全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难受得很。他噌地一下站起来,把对方吓了一跳,两个人面对面贴着,几乎挤压了所有应有的距离。

 

  叶修身子前倾,喻文州往后退,最后直被逼到了桌子面前。

 

  他那少许窘迫和懊恼的神情逗乐了他。“这是你惹我的。”叶修无赖地说。

 

  他上前咬住了喻文州的唇瓣。喻文州抬手反抗,挣扎的效果微乎其微,被叶修技巧加蛮力地压下,搞得颇有几分欲迎还拒的意味。到了最后,他放弃了似地不再挣动了,任由身前人圈住自己的腰,嘴唇贴着嘴唇。

 

  这不是他们第三次接吻,更不是第四次、第五次。叶修强硬,喻文州妥协,两厢来往,连喻文州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亲热了。

 

  叶修嘴里那薄荷烟的味道一丝一缕地渗了过来。喻文州紧闭齿关,拒绝了那试图伸入的舌尖。这是他目前能保留的仅有的底线。

 

  他没有想过,也难以想象,这种退让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tbc.

 

————————————————————

 

玩家喻文州收获线索一枚

注:真实自有万钧之力——柴静(华南虎事件)

评论(26)
热度(309)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