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Robot(2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帅强强!
 

————————————————-

23.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蓝色的子弹利剑般撕裂夜幕,炫目的凛冽的光芒螺旋着迸射开来,交织的光影亮得吓人。叶修身影像风一样,极快地卷向目标。对面主攻手刘皓毫不示弱地迎了上来。

 

  肖时钦一边前冲一边翻开了机械箱。借着夜色的掩护,小型机械道具如潮水般涌出,有的覆在钢铁架上,有的飞到空中,嗡嗡地叫着,不断变换目标。这些小东西看上去灵活异常,憨态可掬,有时却是致命的危险,冷不丁的一下爆炸能直接把人掀下去。

 

  肖时钦正在大显身手,一道冷光射来,眼前几个“小玩具”突然炸开了花。

 

  他向远处望去,远远的另一边,子弹网背景之后,一个人端着枪,身影看不清晰,就跟站在世界尽头一样。

 

  肖时钦一顿,左手在机械箱上拍了两把,放出一大堆小道具去辅助刘皓,另一只手抓牢了枪柄,向喻文州的方向攻去。

 

  喻文州刚刚从飞船上下来,放完一记冷枪,谨慎小心地迈开第一步,肖时钦的小机器人就飞了过来。喻文州用枪口拨开,仓促中只来得及看叶修一眼——那边战势正酣,叶修大神根本分不开身照顾他。

 

  他叹了口气,往右前方一跃,滚上头上的那根栏杆,跑了几步,借着惯性躲开两发子弹,扣下了扳机。

 

  蓝光精准地击中肖时钦的手臂,借着护甲,肖时钦硬吃下这发子弹,与喻文州硬碰硬地战了起来。正面对抗绝对是喻文州吃亏,他后退两步,想要不动声色地往叶修那边靠近,却被肖时钦识破了意图。肖时钦借着走位速度的优势,竟然强行压制住他,死死地封锁住角度,子弹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招呼。

 

  喻文州苦笑。

 

  场外观众越来越多,有人开始窃窃讨论起两方的战术。黄少天结束了比赛,缠好绷带蹦蹦跳跳地跑出医务室观看,为他的小队长七上八下地吊着心脏。

 

  镜头一直在关注着喻文州这边,叶修那儿只能偶尔蹭个露脸。机器人和人类在实力上毕竟有很大差距,刘皓只要拖住了对方,就已经算某种意义上的成功了。喻文州在钢铁架上飞奔,成群结队的小机器人在他身后连环轰炸,肖时钦逼得极紧,眼看着就追到了一处截断的栏杆前段——

 

  喻文州骤地回身,一手抓住了头顶的铁架,就着前冲的力道,右足发力一个跃起,整个人凌空而起,单手抓枪打完了一梭子弹,趁着肖时钦被迫后退、放出机械道具的时机,手猛地后抓,小臂用力,向前一扫。

 

  黄少天霎时僵在原地。

 

  两道激光刀倏然间飞掠而去,肖时钦瞳孔一缩,向右翻滚堪堪躲过。喻文州翻上架子,姿势不变,那激光刀打了个转儿,回旋而来,冰冷的光燎着了一切机械死物,轰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一个个小玩意被烧得七零八碎、一片焦黑,电流的白光在空气里闪烁着,竟照亮了一圈夜色。

 

  肖时钦呆了片刻,一时忘了自己要干什么。喻文州手里拿着那把权杖般的武器,两腿微微叉开,站在原地,尽管头发凌乱、衣着狼狈,却始终维持着他那亘古不变的,得体的笑容。

 

  那把武器他认得的。

 

  场外的窃窃私语声突地变大了,有人在交流频道里问,

 

  “那,那是银武吗?对不对?!是灭神的诅咒!!”

 

  “是它!我认得它!!联盟十大银武里少数没有铸造者姓名的一把,不是说几年前就被销毁了吗?!”

 

  “这个参赛者什么来头…靠,不认识啊!!”

 

  黄少天在旁观,内心嗷地一声,急得想抓墙。

  喻文州怎么把银武也带过来了?!

 

  王杰希推门而入。他伤得更重一点,肩膀裸露着,上面缠了一圈圈的绷带,显然黄少天下手不轻。他不甚在意这些,身边也浮着一张显示屏,面容有些严肃。

 

  “这算不算他把他自己暴露了?”黄少天叹气。

 

  “这不正是我们目前想要的吗?”王杰希说,“留一些漏洞,让他自己慢慢想起来。”

 

  喻文州并不知道场外有一番怎么的议论,他望向了叶修那边。月光把战场勾出了一个浅淡的轮廓,刘皓足够黏,黏得叶修脱不开,但叶修又不忍心下狠手。

 

  权杖的尾端敲了敲钢架,三道激光飞出,肖时钦在最初的怔神后迅速作出反应,平板桥后倒躲过,冲着喻文州面门开了两枪,维持住一个稳定的距离,和他缠在了一起。

 

  “速度——队长的死穴,真是太可惜了。”黄少天倒了杯茶喝,把嘴里两片叶子吐进水里,舌尖蔓延出苦味来,“肖时钦那个家伙逼得也太狠了,他不会是来真的吧?”

 

  “不可能。”王杰希靠着沙发,目光冷了冷,又恢复以往的淡定,“大概是刚从雷霆转过去,于情于理,肯定是想好好表现一把。”

 

  黄少天一脸担忧的表情,“老叶再不来,我看文州悬得慌。”

 

  “当!!”

 

  喻文州虎口一麻,手套被震裂,黑色布料被厉风割破,里面渗出了血。他咬了咬牙,与对手对视,勉强笑道,

 

  “小肖这几年进步了不少啊。”

 

  “你还行吗?”肖时钦嘴上很“客气”地开了一句无伤大雅的嘲讽,手上的劲却是丝毫不泄。他脸上挂了彩,一道血痕自脸颊劈到耳后,不深,只浅浅地撩起一条皮,是被激光刀带起的风割的,喻文州看了有点愧疚。

 

  “还不错。”喻文州一点头,手腕一折,四两拨千斤地把对方的枪口挑开,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手上。他自己也后退了几步才稳住,面前的肖时钦抹了把脸上的血,冲他笑道,

 

  “真是过瘾。”

 

  喻文州会心一笑。三只无人机飞来,他反手将银武捅出去,干掉两架,另一只只刚刚好躲开。肖时钦动作奇快,甩手就是三颗爆破式手榴弹,激光刀削上去,炸了一颗,还有两颗直直地扑了上来。

 

  喻文州被气浪掀了个跟头,心想,这下被王杰希坑了。

 

  他崴到脚踝,整个人不受控地向侧边倒去,腰在钢铁架上重重一磕,剧烈颤着滚下栏杆。橡皮绳拉着绳环哐当一声,千钧一发时喻文州伸长手抓住了铁架,身体悬着,脚下是千米高空。

 

  太黑了,真的是什么也看不见。好像整个都是空荡荡的。

 

  “来吧。”肖时钦枪口斜指,顶端两番变形,成了一片薄薄的剑。他只需要挑下喻文州衣领上的徽章就算赢了,真的是很简单的一个步骤,他做过无数次,面对过各种各样的人。

 

  他举起剑。喻文州在凉光下向他微笑。

 

  就在此时,一条黑色的毒龙闪电般袭来,唰地一下挑开了那把长剑,半空中相击发出“当”的一响。肖时钦吃惊,手上传来一阵巨大的难以承受的压力,骨头咔咔一响,痛得他瞪大了眼睛。

 

  黑色的战矛线条流畅,光泽饱满,顶端激光刃既锐利又刻薄。男人抓着它的中部,手腕一抖,矮身横扫了一记足足有一百八十度的霸碎,伴随尖锐的呼啸,直接绊倒了年轻的维修师。肖时钦匆促地爬上另一只架子,回头看去,新来的人借着蹲下的机会,搂住喻文州的腰轻而易举地就把他从下面捞了上来。

 

  “肖队长,玩得开心吗?”

 

  叶修站定,微微昂起下巴,冲肖时钦露出一个带着几分血气的笑容。他侧着身,把喻文州掩在怀里,手还搭在他的腰上。

 

  肖时钦紧紧地盯着叶修手上的战矛,深吸气,喊道,

 

  “叶神。”

 

  所有关注这场赛事的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秒,然后,全部炸开了锅。叶修出场的这一段视频,随着网络,迅速地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讨论,争吵声变得异常激烈,频道里一人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战矛却邪,是战矛却邪!!斗神一叶之秋的银武!!!”

 

  “是谁在比赛台上?!”

 

  黄少天失手打翻了茶杯,王杰希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战矛却邪。

 

  联盟统辖的区域内,没有人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十大银武之首,一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利器,这却是这些人第一次看到它的本尊。

 

  叶修趁着姿势之便亲了口喻文州的耳朵,见好就收地缩回手,脚尖一踢,把战矛端在手里。喻文州看向那边,刘皓正灰头土脸地赶过来,不知道之前是被叶修拿什么极端的方法给甩开了。

 

  “喻文州,你这速度,我真能甩你八条赤道。”叶修挽了个枪花,摆出起手式,盯着对面,舔了圈牙齿,“…太磨蹭了点儿。先把那士兵干掉,维修师等会儿再弄。”

 

  喻文州不易觉察地笑了笑。

 

  因为叶修侧身上前时,分明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对着他轻声说了一句:

 

  “肖时钦。”

 

 

tbc.

 

————————————————

终于写了我最喜欢的梗!

 

肖队长,好玩吗。

评论(37)
热度(202)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