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叶】Six feet under(1)

吸血鬼pa,刑侦队队长叶修x伪咖啡屋老板喻文州

bgm:Six feet under

能不能有点心(:3▓▒

——————

Six feet under

[Help,I lost myself again]

1.

  “哎哎哎别闲着了啊,去,老魏你把你的臭脚放下去!”

  “靠,”魏琛叫道,“老子翘个二郎腿管你屁事!”

  叶修没再搭理他,把一摞卷宗“啪”地一下撂在桌子上,跑得气都喘不上来。他顺手抄起一杯茶灌下去,冰的,那叫一个透心凉。叶修用力捶了捶胸口,顾不上别的,挣扎着猛地点点桌子上的资料。

  “别贫,跟你们说正事。”他使劲咳了两声,难得端正了态度,“上面刚刚分过来的案子,又死了人,三个月来的第四个。”

  “哎哎,是不是又是那个,华清小区?”陈果精神一振,连忙把脸从报纸后面探了出来。

  叶修点头:“喔,连老板娘都知道啊!”

  “正在看呢!”陈果没好气地说。

  “这事情有点棘手,我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叶修没笑,大踏步走到白板前,拿起几个磁吸石将资料图片贴在上面,右手一勾撩来一只马克笔,干净利落地拔了笔帽,在地图上圈出了个地址。

  整个局里的人拖着凳子上前围观。

  “四个受害人,资料不用我介绍了吧,你们手上都有。”叶修说,“一帆,把情况说一下。”

  乔一帆应了声,先行总结了基础信息,“四个受害人都是在华清小区两间楼房中间的小巷里发现的。死者都为成年男性,年龄集中在30到40岁之间,死因为失血过多。附近地区监控未捕捉到可疑人物。”

  “很好。”叶修道,“还有别的吗?”

  “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死者的脖颈右侧大动脉处均有间隔约为4cm的锥洞型伤口,经法医确定为致命伤;第二点是,这些死者生前都有案底。”乔一帆对着笔记本念,“更有甚者是因缺少证据的、还没捉拿归案的‘鬼’。”

  大致就是这些。叶修转向其他人,“有什么看法?”

  “这么说凶手还是个好人喽?”魏琛道,“专门帮我们给罪犯下死刑的?”

  “不能这么说吧。”唐柔插嘴,“正义性犯罪?但那毕竟也是违法的啊。”

  “包子。”叶修点名。

  “老大!”包荣兴特立独行,反坐在椅子上,抱着椅背兴高采烈地举起手来,“我觉得那个伤口很有趣哎,像不像吸血鬼咬的!”

  叶修一哑,无奈地捏了捏眉心,咬着牙尽量压低了声音,“你能不能稍微,稍微靠谱一点点,一点点!”

  “网上也有人把这几次的案子统称为‘吸血鬼怪谈’,”一直扒着电脑的方锐忽然抬起了头,竟有些异常的严肃。“伤口也的确很像传说中‘吸血鬼’留下的。”

  叶修:“你不会也信吧?”

  方锐:“靠,我只是说一下。”

  叶修摸摸口袋,本来想抽烟,什么也没摸到,只好郁闷地放下了手。苏沐橙本来在旁边一言不发,看到他这个举动突然开口说,

  “你怎么了?”

  叶修扭头看她。

  “你有点焦虑。”苏沐橙说,“上头下了什么命令?这案子什么来头?”

  叶修顿了顿,屈起手指磕了磕那些受害人的资料,低声说:“本来就是个挺有争议性的案子,死了四个人才分到刑侦队做,他们什么意思?”

  所有人脸色微微一变。

  “而且。”叶修缓慢而清晰地道,“上面有指示,短时间内若是没有破案,直接按悬案处理。”

  “什么?!”这是陈果嚷出来了。

  魏琛跟着后面嚷,“他妈的什么意思?那那四个人怎么办?”

  叶修说:“坏人的命是不值钱的。”

  空气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叶修说:“我们没有其他方法,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破案。”

  一帆唐柔,你们去现场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方锐沐橙,你们去法医那边多套一些资料,顺便拍一些现场照片。”叶修成竹在胸,快速而娴熟地分配着任务,显然经验丰富,“老魏陈果,去交通部,我需要周围五百米内的所有监控图象。”

  “所有?”魏琛呲牙。

  “所有。”叶修说,“我来分析。”

  一围人嘶了一声,“队长你…”

  “所以你们赶紧去忙!”叶修没好气地说,“让我在这儿先睡一会儿。”

  众人“切”了一声,倒不是真的鄙夷,而是起哄一样的奚落。叶修摆摆手,把这堆小崽子打发了,整个人往靠椅上一躺,烦躁地捏了把鼻梁骨。

  他太累了,一天连轴转,连家都没得回,充其量只能在办公桌上凑合凑合。就连这个简陋的睡眠也刚只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给打断了。

  “喂。”理性占据上风,叶修还是接了。

  “叶队,我们正在调查周边住户。”唐柔在那边说,背景还有乔一帆结结巴巴问话的声音,“有个地方你查一下,华清C区102幢。”

  “什么事?”

  “102幢与103幢之间的巷子是抛尸的地方。”

  “那为什么光查102幢?”叶修打开局公安系统。

  “我问了103幢的用户,小区内近日有没有什么异常——你等一下。”唐柔似乎跟别人说了两句话,然后传来嗒嗒的脚步声。唐柔接着说道,“他们说102幢有点奇怪。从来没有看过他们家住户出门,一开始以为是没有人住,可又听说有人在夜晚看到他家亮灯。”

  叶修在系统里快速地输入地址,点击查询,一个页面框跳了出来。

  “有人住。”他对着电话道,“喻文州,单身男性,年龄25岁。”

  “知道了。刚刚我去敲门,没人应。”唐柔说。

  “你先去查别的。”叶修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了,“查完了尽早回来,华清离警局也不远,一个毛头小子一个姑娘家家,别在那地儿待晚了。”

  “嗯,谢谢叶队。”唐柔笑了,“我去工作。”

  叶修挂了电话,开始阅览102户主的资料。喻文州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照片,非常老旧,像是一个年轻男人穿上了一件70年代的灰白衬衫。那更像是一张扫描件,只不过被出生日期暴露了历史罢了。

  是个面目清秀的小伙子。

  美梦被搅扰,叶修闲来无事,顺便把周围一圈住户都查了一边。都是些底子很干净的人,普通百姓,是那种社会上一抓一大把,充其量有点钱的,没经历过离奇与生死的平凡人,是没有那种魄力去伤害什么、惩治什么的。

  蹊跷。

  他在警局待到凌晨一点,除了唐柔、乔一帆和方锐回来了一趟,剩余的都是回了家,查出资料的都发过来了,还没查完的汇报了手头上的情况,明天继续。偌大的地方只有两个值班的民警。叶修出去的时候跟他俩打了个招呼,年纪大一点的那位诧异道,

  “叶队长这么晚了还出去办事?”

  “去看看。”叶修笑。

  华清小区离这儿的确不远,穷困潦倒的人民警察骑着单车,十分钟就到了地方。那是一处雄据一方的高档住宅区,清一色的二层复式小别墅,墙面漆的是暗红色,颇有几分奢靡的张扬,却也低调,不至于让人厌恶。

  综上所述,就是叶修买不起的一个地方。

  叶修溜着单车慢吞吞地骑了进去。傍晚之前他来过一次,以为自己门清,没想到这里面街道灯做成了雾蒙蒙的小矮桩,加上绿化做得好,照明效果着实不敢恭维。他按着印象晃了两圈,茫然地停了车,终于发现,自己是迷失在小区深处了。

  叶修:“…”

  真他妈坑爹。

  更可气的是这个时间点,大半夜的连个开灯的人家都没有,叶修借着月色辨路,勉勉强强地倚着路牙子往前蹭。

  一束光亮在转角处,就跟世界尽头似的。

  叶修顿了顿,眯起眼睛,从车上下来,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手插着兜踱了过去。

  一间正在营业的咖啡屋。

  说是咖啡屋也不太对。那是一家由私人房屋改造的小店铺,一楼开着门,里面漏出那种暖黄色的光。叶修上了两节台阶,敲敲门,提高声音道,

  “有人吗?”

  “嗯?”里面有人应了一声。

  内屋响起一阵从容的脚步声,待人出现后,叶修几乎是愣住了。

  那是一个身形高挑的男青年,模样清隽,苍白的皮肤被暖黄色的灯光晕出了点血色。他穿着一件干净的浅蓝色衬衫,牛仔裤上有磨边的洞眼,露出一小块白皙的皮肤。年轻人是天生的面目清秀,五官疏朗,轮廓很柔和,却又不失英气,漂漂亮亮地没有什么棱角。美色——是真正的美色,叶修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挺直了身体,“你好?”

  那年轻人倒比他还惊讶似的,足足愣了六七秒,才反应过来,连忙露出一个柔软无害的笑容,“你好。”

  叶修的心像是被猫爪子轻轻掏了一下。他咳嗽一声,道,“嗯,这是,咖啡屋吗?还营业吗?”

  “营业的。”那年轻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进来吧,欢迎光临蓝雨。”

  屋里不算小,装潢是很雅致温暖的风格,一张小小的吧台,上面挂了招牌,罗列了几类饮品。叶修左右看了看,四周倒是放了不少桌椅,只是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顾客了。

  “这个点还开门?会有人来吗?”叶修搭话。

  年轻人笑:“你不就来了吗。”

  叶修莫名地听出了两分戏谑和揶揄的意味,忍不住抬了抬眼,正对上那人清润的眸光。他摸了把口袋,问道,“能抽烟吗?”

  一般的咖啡屋是禁烟的,这里却不走寻常路,年轻人通情达理地说,“可以啊。”

  叶修过意不去,对着招牌上的价格找了找零钱,说,“那来杯咖啡。”

  年轻人的动作顿了顿,轻轻撩了下嘴角。叶修拉了张椅子过来坐,翘起腿,看年轻人围上了一件深咖色的围裙,着手制作客户需要的东西。他身体颀长,脖颈与背脊连线的弧度非常优美,叶修点了烟,一时看得走了神。

  作为一个除了性向“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的28岁正常男青年,叶修对于一切模样和气质符合自己口味的年轻男子都抱有极大的热情与兴趣,眼前男子正好契合了他心里那块小凹凼,叶修舔舔嘴唇,状若漫不经心地说,

  “倒很少看见有人像你这样,改个别墅开店铺,还营业到这个点。”

  “我早晨不开门的。”年轻人说,眼睛就跟小狐狸似的。

  叶修一愣:“亏本买卖啊你这是。”

  “碰上有缘人,何乐而不为呢。”年轻人端着杯子绕出来,轻轻放在了叶修面前的茶几上。客户挑了挑眉,对方抱歉一笑,

  “我想,熬夜的话,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好的,于是改成了绿茶。价钱是一样的。”

  叶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盯得那人几乎有些坐立不安,不自然地回补了一句,

  “如果真的不喜欢,我再去给你…”

  “不用。”叶修按住他握着杯把的手,掌心下的温度有些凉,手骨紧紧地抵着,能感受到那修长的轮廓,“这样也行。”

  叶修是喜欢喝绿茶的,从前熬夜办案,同办公室的苏沐橙也常会给他倒上一杯。芳香馥郁的气味缭绕着,他抿了一口,茶味饱满,热流顺着他喉咙落下去,进而流向四肢百骸。

  暖得他放松了浑身的肌肉。

  “你呢?”年轻人坐在他对面,“这么晚了还有闲情在外面‘喝一杯茶’?”

  “来办点事。”叶修说。

  办的事当然是查案子,不过叶修没说,也暗自设了个提问陷阱。谁知对方没问,甚至没感到好奇,只是笑了笑,问道:“急吗?”

  “不急。”跟帅哥待在一起时间总是充裕的,叶修说,“怎么,还有活动吗?”

  年轻人弯眼道,“有故事,您听吗?”

  “故事?”叶修反问,打量了四周一圈。这里的家具都是低奢的欧洲风格,花纹精细华丽,有点欧美主题的意思,叶修顺口调戏了一句,“什么故事,欧式童话吗?”

  年轻人往靠椅上一靠,颇为悠闲,“接近了。中世纪的童话故事,想听吗?”

  叶修没想到是真的,不由得愣了愣,也有两分好笑:“咖啡屋还有这种业务呢,招待客人用茶,活动是听童话。”

  年轻人:“好听的话,记得给点小费。”

  挺认真的模样。叶修在美色和公务间权衡了片刻,再看了眼时钟,已经两点了。他果断选择了前者,冲着店主道,“什么内容,说来听听?”

  年轻人显而易见地犹豫了一瞬。

  “唔…很久以前的故事,题材也不新了。是关于…吸血鬼和猎人的。”

  叶修不动声色地将眼皮一掀。

  “吸血鬼最近又流行起来了吗?”他闲聊道,“怎么这两天总听人提起。”

  年轻人说,“前两天有新电影,就是吸血鬼设定的啊。里面那个男明星还因为这个角色火起来了呢。”

  叶修与他对视片刻,“这样啊。那你说吧。”

  这是这家名叫“蓝雨”的咖啡屋的特有的活动,年轻俊朗的店长在这样一个寂寥的深夜为素昧平生的顾客讲睡前小故事。也许是太累,也许是年轻人的声音太温柔、太过催眠,叶修觉着身体里的睡意像浪花一样频繁上涌,一卷一卷地,最后彻底地没过了他的头顶。

  后来叶修仔细想想,自己也觉得奇怪,他是怎么轻易地在这样一个人面前失去防备心的呢。

  当那个有些冗长和老套的故事开始时,叶修握着茶杯的手轻轻地耷拉了下来。年轻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叶修给了他一个朦胧又茫然的眼神。

  茶水里放了助眠剂。

  “一个吸血鬼爱上了一个猎人。”年轻人注视着警察先生的睡颜,温柔又专注,“为了帮助他完成任务,他俩打了一个赌。谁先找到谁,谁就能够让对方杀死自己。”

  “听起来简直有病,是不是,叶先生?”年轻人笑了。

  “于是那个猎人躲了吸血鬼一辈子,从出生到老去,被埋葬在土里,等到下辈子的遇见,然后把一切再来一次。”

tbc.

——————
结尾改编自攸老师《You and all》

评论(41)
热度(217)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