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19)

520快乐呀!

一边吃饭一边心脏,叶喻你俩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说明一下,这里的黄少其实是对叶修有一些“不满”的

 

——————————

 

19.

 

  喻文州放开黄少天的时候还是有点回不过神,“你…你怎么过来了?”

 

  黄少天扒拉着他不撤手,“地下赛,地下赛啊队长,你不会没收到邀请函吧?”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

 

  一边的叶修看不下去了,板着脸拨开黄少天搂着男人肩膀的手,道,“摸哪儿呢!”

 

  黄少天不服气,“你算哪根葱啊就来挑拨我跟队长,啊呸呸呸呸!别尽想着对喻队动手动脚…”

 

  叶修着恼,上前一步扣住喻文州的一只手,手臂曲起稍稍用力往怀里一带,喻文州便朝他那个方向踉跄了一步,若不是黄少天拖着,可能直接一头栽他怀里了。黄少天还要闹,被惯于和事的喻文州拍了拍肩膀,

 

  “好了少天,多大的人了。”

 

  黄少天闷闷不乐地放开了手。倒是叶修,顺水推舟地霸占了喻文州的那只胳膊,揣着点不明显的得意洋洋,尾巴翘上了天似的。

 

  喻文州当着黄少天的面不好意思开口,挠了挠叶修手心。

 

  叶修冲他眨眨眼睛,比了个口型,我就不。

 

  喻文州无奈地捏了捏眉心,心里却莫名地柔软下来,只好边牵着叶修边跟黄少天说话,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来找我了?”

 

  “我想你了啊队长!咱俩都好几年没见了!”黄少天嚷嚷,“这不一听说你过来了,赶紧就来找你嘛!”

 

  喻文州用力地揽了他一下,心里一时间感慨万千。

 

  “倒是你,一直出不了分区,怎么这次…”黄少天明知故问,话是对着喻文州说的,眼睛却是瞥向了叶修。

 

  喻文州看见了他的小动作,眉梢微微蹙了一瞬,又很快舒展开。他道,“叶修的手被炸伤了,王队说找不到人修理,请我来帮个忙。”

 

  黄少天终于正视了一眼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总算挺真心实意地问候了一句,“很严重吗?”

 

  叶修道,“文州能修好。”

 

  隐隐地竟有些自豪感,黄少天给酸地嘶了一声,嘴角抽了抽,暗中“靠”了一声。幅度很小,却又被喻文州注意到了。他不动声色地试探着喊了一句,

 

  “少天?”

 

  黄少天:“嗯?”

 

  表情倒还挺开心的。

 

  喻文州说,“你吃过饭了吗,要不要我们一起?”

 

  叶修捏了下喻文州的手。

 

  黄少天高兴地说,“还没呢!”

 

  喻文州弯眼笑了笑,“那一起吧。”

 

  叶修不明白他这样安排的用意,偏开头,有点不情愿的样子。喻文州却不同寻常地保持着牵手的姿势,温言软语屈尊纡贵地哄了哄他,“走吧。”

 

  叶修缴械投降,不得不跟上这一群人类去“吃饭”。

 

  关键黄少天还嫌不够热闹似的,特地打了电话把韩文清一干叫了过来。除了邓复升因为分区的工作得赶回去,包括王杰希在内的几位正副队长全都赶来凑齐了一桌。

 

  黄少天说,“哎呀,我饭卡过期了。”

 

  喻文州说,“我陪你去换?”

 

  王杰希说,“我去吧,我卡也要更新了。”

 

  喻文州说了声好。一帮人三五成群地结了队,有的去更新饭卡,有的太久没来去熟悉饭菜的品种,有的在陪同好友挑选纠结。喻文州的午餐选择一向简单又固定,快速地拿完后占了个大一点儿的桌子。叶修一开始拖着步伐懒洋洋地跟在他后面,见喻文州落座,迅速闪身坐在了他的身边。

 

  喻文州漫不经心地抬眼看着远方,同僚们都还在为菜色纠结着,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叶修在忙着给自己装新电池,袖子卷不上去,老是往下掉,特别碍事。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道,“我帮你。”

 

  叶修被宠若惊,紧紧地盯着他的动作。喻文州离他离得近,这时侧过来,弯下一点腰,细心地替他翻上了袖口。叶修看见他头顶的发旋,特别可爱的一个窝,长出来柔软又纤细的头发。

 

  低着头的喻文州说道,“还没问过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少天啊?”

 

  叶修诧异着这个问题的突兀,说,“哦,我刚被做出来的时候就见过他。第一次是在练习场,他差点跟我打一架。”

 

  喻文州坐直,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捏了捏眉心。叶修担忧地看着他,想碰又不敢碰,“还疼呐?”

 

  喻文州摇头说,“没事,只是有点晕——继续说你的。你跟少天关系很好吗?”

 

  叶修说,“还算还好吧。基本上见面都是互呛,‘相爱相杀’的那种。你应该更清楚吧,他的那种性格。”

 

  喻文州笑出声来,转过头怔怔地盯着自己碗里半条被吃掉两块肉的鱼。

 

  叶修从怀里摸出一根烟,想抽,又怕熏得喻文州脑壳疼,闻了两下就放了回去。他说,“怎么好好问这个?”

 

  喻文州说,“少天今天…有点奇怪。”

 

  叶修皱了皱眉头。

 

  “他见到我俩时,有个很明显的惊愕神情。”喻文州拿筷子戳着米饭,声音平静又理智,“单独与我说话时,是很真诚的开心;与你交流时,却又带了点…咄咄逼人?”

 

  “也不对。”他自己否定自己,“程度没那么深,是很不明显的…针对性?不待见?”

 

  叶修道,“你想表达什么?”

 

  喻文州说了一句,“他从前不会这样。”

 

  他眸里闪着一股震慑人心的亮光,格外清澈冷冽,而眉眼轮廓又太过柔和,因此显得不太真实。喻文州默不作声地看着另外那两块白斩鸡,突然开口,含着疑惑的话语轻得几不可闻。

 

  “叶修,”他问,“你从前有没有见过我?”

 

  叶修倏地瞪大了眼睛。

 

  强烈的发问欲望让他倾了倾身子,紧接着,眼前落下了一张餐盘,叶修抬眼,竟是同桌的人回来了。喻文州踢了踢叶修的腿,若无其事地冲来人笑了笑,“你们可真慢啊!”

 

  王杰希说,“这么慢你不也没吃完。”

 

  黄少天嘿嘿一笑,“文州你在那边一直吃得太‘素’啦,尝尝这个,看看正不正宗…”

 

  就连一直喜好安静、奉行食不言原则的张新杰都加入了进来,江波涛和王杰希聊着天,黄少天时不时地打断着,喻文州在旁边边笑边听,几个话特别少的就安静地吃饭,谁也碍不着谁。

 

  其乐融融,温馨极了。

 

  喻文州见张新杰喝完了汤,遂挑起一个话头,“新杰最近忙什么呢?”

 

  张新杰擦干净嘴才道,“广义生物工程。”

 

  难得的,他还解释了下,“实验室克隆项目出来三个新案例,最近在负责这些。”

 

  叶修想凑过来听,他又一板一眼地说,“你听不懂。”

 

  这是实话,因为叶修数据里根本没有记录这方面的知识点——当然也含有保密的成分。他嘁了一声,冲霸图二人组翻了个白眼。

 

  韩文清全当没看到。

 

  江波涛打趣,“喻队这段时间气色变好了。工作顺利吗?”

 

  “还在研究。”喻文州冲他笑了笑,“轮回这两年发展很快啊,小江和泽楷看上去也是顺风顺水呢。”

 

  “哪有。”江波涛这人很有意思,说话诚恳又总留一手,捧人的手段恰如其分从不生硬。比如现在,他朝周泽楷的方向看了一眼,暗中吹了吹自家队长,

 

  “队长也经常会回来分区帮忙的。”

 

  周泽楷正在细心地挑出汤里的碎骨头,没太认真听对话,见喻文州看向他,呆了两秒,头往后缩了缩,给了个万能的回复,“嗯。”

 

  喻文州看出来了,忍不住笑出声。

 

  叶修在旁边靠着座椅听他们聊天,嘴唇勾起了一个弧度。但笑容不上眼角,眸中的光分外尖刻,这使他整个人都带上了一股别样的窒息感与压迫力。

 

  耳边一直是喻文州的那句“你从前有没有见过我”。

 

  他可以保证,过去五年他的记忆库里从来没有过“喻文州”这项数据,即使是喻文州在联盟工作人员资料库里的档案都没有,干净得令人发指。

 

  其实,正因如此,才有些奇怪吧?

 

  还有那句,“少天从前不是这样”,是什么意思?

 

  是说黄少天对于他俩关系紧密有什么意见吗?“长期孤身一人的队长”遇见了“能够陪伴他的朋友”,按黄少天的思维方式,这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才对。可惜与事实相反,黄少天肯定叶修单独个人,却否认了“与喻队待在一起”的叶修。

 

  这并不是所谓的“占有欲”的体现。

 

  黄少天否定他,为什么?是因为他会对喻文州不利吗?可是,就连叶修自己都才只和喻文州相处一个多月,黄少天又怎么知道那么多那么详细呢?

 

  除非…

 

  叶修眼皮一抖。原来喻文州是这样想的。

 

  一桌人吃好了饭,闲聊了两句,便预备各回各的宿舍。叶修懒懒地跟几个人挥完手,回过头来发现喻文州在等着他。

 

  “怎么?”他说。

 

  喻文州道,“我要去找一趟张新杰。下午你自己去实验室行吗,把那两个编程录进去就行了。”

 

  叶修点头,“可以。不过你找他干嘛?”

 

  喻文州本来已经转过去了,听到这话顿了顿,轻描淡写地说道,

 

  “去治一下头疼病。”

 

tbc.

——————————————————————

目标:张新杰。

评论(13)
热度(207)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