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18)

鱼鱼偏头疼又犯啦(gun ni)

快要解密了,我好开心。

求,求心!

————————
18.

  车刚停稳,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冲到最前头去。

  韩文清刚刚下车,平板着一张脸在听微草接待人寒暄。张新杰站在他身旁,身板笔直,也同样是不苟言笑。黄少天冲到二人面前,也没顾忌还有旁人,气都不带喘一下地连声问道,

  “队长怎么来了?老叶怎么跟他在一起?我们…不对,不可能的啊,不可能暴露的…你们怎么这么淡定?操,不会吧,难不成你们!!”

  韩文清眉毛一皱,先是打发走了接待人,然后又转回来,脸色很臭,“大呼小叫地干什么,你想让全联盟的人都听见吗?”

  黄少天自知理亏,讪讪地放低了声音,却还是闭不上嘴,急急忙忙地说,“你们怎么知道他俩在这儿的?”

  “今年嘉世大还血,叶修下台,孙翔上位,他不可能还让这个旧队长留在这里。”张新杰接口,“他的那只手除了喻文州,全联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修好,叶修还能去哪儿?要拿到程序资料,他俩还能找谁?况且每年的地下赛,不管他参不参加,我们都会给他留一张邀请函。”

  “再者…王杰希从一开始就不赞成那个想法。”

  黄少天哑然。自己也真是激动过头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反应过来。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我们先进去了,到时候王杰希那边见。”

  黄少天看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这么急?”

  张新杰说,“我惯来如此。”

  韩文清道,“轮回的人稍后就到。你可以等他们一起。”

  黄少天悻悻地说,“又要和那个闷葫芦一起啊…”

  韩文清眉尖抽了一下,“江波涛不也会来吗?”

  他没再等黄少天说什么,转身径直向微草行政大楼走去。张新杰冲他点了点头,跟在了韩文清的后面。

  今天是一季一次的述职日。

  驻守分区的副队长需要回到总部,与本区队长一起,面向联盟管理高层报告本季度区域管理情况。这一工作只持续一周,但负责人们通常会岔开时间赶往总部,提高述职的时间效率。空余的时间,副队长们可以自由安排,留下来几日,或是回原来的地方,都可以。

  但是蓝雨,从来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黄少天站在道路边,捏紧了手指。他望向来时的路,咬了咬牙,终是直接进了楼。

  喻文州对叶修说,“这周是述职日。”

  叶修点头,“嗯,这么多人一起来,倒是很少见。”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两人意味深长的眼神顿时撞在了一起。

  喻文州说,“这一届地下赛,看来会很精彩了。”

  叶修一笑,“哎,那你不是很快就能会会你的老朋友了?”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是啊,都有点等不及了。”

  叶修爽快地把他肩膀一揽,道,“走走走,赶紧把今天的事做完,然后再…”

  他环着喻文州要往前走。喻文州抬了抬脚,不知是站久麻了腿还是什么,足心猛地蹿起一阵绵意,再然后,后脑遥遥呼应地“嗡”了一下,炸起突兀而尖锐的疼痛。

  喻文州脸色唰地变白,晃了两晃停在了原地。

  叶修感到手臂上的抗力,回头看他,“怎么了?”

  喻文州陡然抬手,一把抓住他触碰自己的手,突如其来的疼痛逼得他腿一软,踉跄着向前跌倒。叶修猛地吃了一惊,连忙抢上前整个儿地把他抱在了怀里,稳住身形后半低着头,眼神几乎称得上是不知所措,

  “喻文州?”

  对方声音压得很低,隐约在颤抖,“疼…”

  眼前发黑,眩晕上涌,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密密麻麻的,钻心剜肉的,宛如万蚁啮骨。

  这是喻文州的老毛病了,从前是偶尔出现一次,小病小灾,喻文州从来没当回事。现在却变得越来越频繁,程度还逐步加深,这是他第一次疼到这种地步,两腿打软,走不动路。

  他眼前还会时不时地出现幻觉,浮现人影、炮火,人像被卷入海洋,漂浮着沉没着,每次惊惧地想要去喘口气缓一缓时,灭顶的海浪总会再度来袭,将他湮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叶修试探着抚摸他的颈骨,“文州你…”

  仿佛被针戳穿了头颅,一丝电流骤得炸裂在脑海,喻文州使劲推开他,脱口而出,“你离我…远点!”

  是一个月前开始的。

  疼痛,在叶修靠近他的时候尤盛。

  叶修被迫松开了手。

  他们站的地方正处于转弯处,因此过路的人并不多。喻文州半弯着腰,像一条溺水的鱼大口地喘着气,好不容易等那一阵过去了,他才狠狠地咬了咬嘴唇,慢慢抬起头,望着叶修那边。

  他稍稍睁大眼睛。

  叶修站在一步开外,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脸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窘迫。他似乎懂了什么,想来扶他,又不太敢,动作有些僵硬,显得不够自然。

  他的目光让喻文州心里一悸。

  一个智能机器人,他似乎是在看着你的眼睛,似乎听懂了你的话,他安慰你,并且所有人都为此感到惊奇。但是人类竟然试图让一个从未参加过人类文明演变的机器去感受他们的思想,这不是荒谬的吗?只不过他们呈现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而人类是有弱点的罢了。[1]

  但是,此刻,不是喻文州在看着叶修,而是叶修在看着他,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独一无二。

  喻文州的心脏仿佛被人握了一把。那眼神真是灼热得…令人无法忽视。

  那,它的主人也会拥有一颗同样灼热的心吗?

  叶修说,“抱歉,如果是我的原因…”

  他有些失落,手缓缓地落了下去。他本来是想摸摸喻文州的脸的。

  忽然间那只手被人抓住了。喻文州缓了过来,手掌覆盖着他的手背,牵引着他轻轻地贴在了己的脸上。他敛着眼神,好像是在害羞,耳根发热发红,表情还算是平静。

  “是我失控了,不关你的事。”他像被烫到了一样放开了叶修。

  那只是若有既无的触摸,软凉的指腹刚刚触到那脸颊上的绒毛,叶修却觉得那是一场,激烈到足以令人血液上冲的碰撞——如果他也拥有那交织错杂的血管与肌理。

  但他还是挺激动的,咧开嘴笑了笑,紧紧地跟上了他。

  联盟五大区领导者聚集的消息立刻传播了开来,黄少天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终究是跟着轮回的人一起走了流程。好在轮回队长周泽楷虽然话不多,但是是个十足十的帅哥加好人,另外副队长江波涛在旁边陪他捧哏,倒也不是那么糟糕。

  黄少天看了眼四周,若无意地说道,“哎,文州好像回来了。”

  周泽楷上一秒还在腼腆地笑,此刻脸色一凛,疑惑地嗯了一声。

  江波涛同样很惊讶,“喻队?”

  黄少天点点头,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周泽楷轻声说,“王杰希?”

  “王杰希…告诉他了?”江波涛问。

  黄少天神情肃穆,“不知道,不过老韩他们倒好像早就猜到了…我觉得王杰希不会吧,毕竟当初说好的事,况且还有保密协定呢。”

  周泽楷说,“口头契约。”

  说完,他思考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

  江波涛从善如流地解释道,“队长是说,保密协定毕竟是口头契约,效果不明显。但是,王队的为人大家都知道的,我也认为他不太可能说出去。”

  “更何况,”他补充,“我们迟早要公开的,你还真准备瞒喻队和叶神一辈子吗?”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我倒希望如此,队长当年为了他…”

  他话没说完,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又不是你喜欢叶修,你怎么会懂呢。”

  三人一边聊着,一边来到了会议室。上一场述职刚刚结束,里面的几位领导还在交头接耳地讨论什么,王杰希和微草副队长邓复升坐在一边旁听席上,一言不发,安静如鸡。

  黄少天进去的时候,王杰希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心照不宣。

  江波涛和周泽楷坐了下来,江波涛打开计算机,开始汇报工作。

  黄少天的心怦怦跳着,他握住了拳头,又缓缓地松了开来。

  喻文州按点从实验室里走了出来,他伸了个懒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去吃点东西吧。”他回头。

  叶修抱怨了两句,“每次去食堂都让我在旁边看着。”

  喻文州笑了,“你又吃不起来,还难受吗?”

  话说着,两人转到了楼梯口,叶修耸了耸鼻子,闻到一股熟悉的烟味。再转过折角,楼梯后方露出来一个人影,喻文州和叶修皆是一愣。

  他俩工作的实验室是独立的一间,地理位置偏僻,很少能见着人。叶修先前闻到的,正是从这人身上发出来的。

  嗬,难得,叶修乐了。竟然能在王杰希的地盘上找着能跟他一样敢公然违抗规定偷偷抽烟的人,同道中人啊。

  他刚准备出声逗逗对方,那人听见脚步声,忽然就转过了头。原本脚步从容的喻文州忽地僵住了,惊讶地看向他。

  叶修看到他这样,喉咙动了动,感到有点堵,又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醋意感到好笑。

  熟人啊。

  男人顶着一头棕黄色的短发,模样年轻而英俊,尤其是一双眼睛,活泼欢快地有些过了头。他像做了错事一样徒手捏灭了烟头,甩到一边的垃圾桶里,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来,伴随着一声激动的、喜悦的、颤抖的大喊。

  “队长!!!”

  过命之交,久别重逢。

  黄少天猛地揽住了喻文州。他揪住他后背上的一块衣服,抿紧了嘴,几乎要哭出来,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正看见叶修一动不动地站在他的面前。

  他听见喻文州在他耳边说,“…少天?”

  叶修点了点头,带了点揶揄的意味,“黄少好啊。”

  黄少天松开喻文州,又跑到叶修面前,冲他的肩膀给了一记热情无比的拳头。

  叶修佯装吃痛,叫道,“差别对待!”

  喻文州愣了愣,“哦,对,你们认识来着。”

  黄少天哈哈大笑,心里的苦涩却止不住地上涌。

  他想,开始了。

tbc.

————————

出自Sherry Turkle《远离你身边低层次的圈子》:

  It seemed to be looking in her eyes.It seemed to be following the conversation.It comforted her.And many people found this amazing.But that woman was trying to make sense of her life with a machine that had no experience of the arc of a human life.That robot put on a great show.And we’re vulnerable.

评论(22)
热度(242)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