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17)

索克回来啦👏

糖刀有过渡个十几张,先不慌刀,咱们慢慢来

求个心心和推手_(:_」∠)_

————————————

17.

  喻文州抓了一把水,又狠狠地冲镜子揍了一拳。哐当一声响,镜子里的喻文州剧烈地颤抖着,他低头看了眼手,修长突出的指节撞得通红。

  逾矩了。

  冰凉的水珠顺着鼻梁滴落,喻文州拽来毛巾,草草地擦干净脸。他有些心不在焉,身体还停留着之前叶修触碰他的温度,热,还很黏。

  与叶修交往比他想象中还要麻烦。喻文州向来磊落坦然,对自己性向也很看得开,所以最初得到叶修的暗示时并没有太在意,甚至,偶尔也还会捧场似地跟着逗两句。

  但自己毕竟不是一个会随意对待感情的人。若是动摇了立场,那必然是…真的动了心。

  喻文州的眼皮微微一抖。

  那叶修呢?

  那些“我喜欢你”“我追你”,是真的,还是信手拈来的情话呢?

  才一个月的时间,谁能知道谁呢?

  今天这场他放弃抵抗的闹剧,到了这种地步,自己还能坦然地说“我毫无所谓”吗?

  喻文州在浴室里把自己的情感问题大卸八块,却没能原原本本地拼回去。他发了一会儿呆,好一会儿才走出来,直往过道那儿走去。

  叶修在等电梯。他不停地按那个向下的按钮,喻文州没来时,就让电梯自己下去,等搭载的乘客离开电梯厢,又再次让它回到自己的楼层,如此循环往复,神游千里,无所事事,乐此不疲。

  喻文州出现时他不易觉察地紧张了一下,挺直了身子,“来了?”

  “嗯。”喻文州说,神色略有些躲闪。他拢了拢衣领,那一块布料在洗脸时被弄湿了,贴在皮肤上显现出浅淡的肉色。叶修看的时间长了点,一直等电梯门打开,才收回自己有些过火的目光,拦住门让他先进。

  狭小的封闭的环境,喻文州有些局促不安。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一个个地向下跳,两人之间的温度却好像在不断上升。喻文州有点尴尬,平日善于交际的唇舌在接吻之后反变得笨拙了起来。他刚准备说点什么,叶修抢先开了口。

  “今天早上的事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叶修目视前方,“很正常的事。真的,没什么。”

  喻文州怔了怔。

  叶修竟在安慰他。

  他故作轻松地一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我强迫了你呢。”

  叶修瞥了他一眼,别有深意地摸了摸下巴,笑道,“期待你的‘强迫’。”

  喻文州保持笑容不变,拧回了脑袋。

  电梯门开,两人来到了一楼大厅。来往的科研人员和士兵倒是不少,甚至还有几个认出了叶修,恭敬地敬了个军礼。他二人一直走到大门口,已然有人在那里等候着他们。

  王杰希肩膀上挂着一只猫,面不改色,“早。”

  喻文州看了一眼那只喵喵叫的奶猫,断言,“这傻猫不是我家的。”

  索克急了,嗷呜一声往他的方向一弹,被叶修半空中劫走,只好委委屈屈地蜷着下巴趴在男人的臂膀上撒娇。叶修捋乱了它那一身顺滑的猫毛,就跟带孩子一样,还挺高兴。

  喻文州说,“才给你养一天,怎么就变胖了?”

  王杰希说,“体质问题吧。”

  昨天叶喻二人刚来微草,索克就被王杰希抱走去玩了。此时颇为乐不思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王杰希的脸,索克咪咪叫着,似乎还想跟他玩。

  王杰希握了握它的爪子,却是在跟喻文州说话,“昨天看了程序,有什么感想吗?”

  “有点难,没有多高级。”喻文州说,“做得挺不错,有了点头绪。”

  “那很好。”王杰希点头,又重复了一边,“很好。”

  他算是彻底地把这个项目交给了两人。王杰希多叮嘱了一些事项,就去处理自己日常政务了。喻文州托人把索克送回宿舍,和叶修一起去食堂用过早餐,便开启了他漫长而无尽头的,数据复原之旅。

  喻文州与叶修第一次见面时所估计的时间还是太过乐观了点,照目前来看,起码需要一年的时间。鉴于最基础的目的是帮助叶修恢复手臂的基本功能,他决定从神经元方面入手,按部就班地解决问题。至于关于叶修程序内容的其他问题,喻文州倒是公私分得开,权当成兴趣爱好而已,偶尔研究研究。

  他需要依据现有资料,把可能牵动手掌作用的神经与肌肉的每一条数据命令编写出来,再一一录入叶修的数据库里检验。这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工作量,不过叶修好像并不急,他每天陪着喻文州工作,偶尔分一点活干干,竟也做得有模有样,乐在其中。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喻文州嘴一短就问王杰希防御屏障方面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对方没跟他客气,估计也真的挺头疼的,拨了两三个案例交由喻文州解决。

  时间好像并不值钱,被人忙碌又充实地荒废着。喻文州曾经问过叶修,话没过头脑就说了出来,

  “时间有点长,你会等着吗?”

  叶修促狭地一笑,“我会一直等你。”

  喻文州后知后觉,脸红耳热,既好气又好笑地埋头进了研究。

  嘉世和刘皓的找茬并不如约,喻文州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了一耳朵,好像是内部出现了点问题,人类新上任的队长在管理方面不尽如人意等等。他也不关心,只是顾忌叶修的心情,但是对方好像也不太在意。

  或许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叶修和喻文州宿舍——食堂——实验室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有些乏味,但还是其乐融融。喻文州以为,像这样每天被调戏、反调戏、互相捧哏的痛并快乐着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到研究结束的那一天…

  却不想,三个星期后。

  那天喻文州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叶修动作比他还要迅速一点,整理好了正在逗索克玩。小猫本来还乖乖地在够他的手指,却突然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住,喵呜喵呜地跑走了。

  喻文州听见叶修在外面叫道,“哎,哎!你往哪儿跑…嗯?”

  “这是什么?”

  他打开门走出去,叶修单膝跪在房门前,索克蹲在他的脚底下,昂着小脑袋一脸茫然。叶修没有去看它,若有所思地低着头,手上多了两张窄窄的、黑色的纸片。

  “怎么了?”喻文州走过去。

  “索克发现的。”叶修把那玩意递给他。

  只一眼,喻文州便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那两张纸的底色是纯黑,光投上去不会反射丁点儿,中间的微草区徽却发散着莹绿的光泽。纸片正面有一串不知所云的乱码,下方用银色墨迹印了一个日期,叶修看了眼日历,正是下一周。

  “是什么?”叶修问。

  喻文州答道,“地下赛邀请函。”

  叶修掀了掀眼帘。

  今年的地下赛,赫然是微草负责举办的。主持方通过联盟各个队伍队员的综合实力,选择出具有参赛实力的选手,通过邀请函来确定最后参与的总人数。

  地下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和实力的象征。越来越多的人把获得地下赛的邀请函作为一种肯定与恭维,但喻文州并不这么以为。

  毕竟,作为一名D级别维修师,尽管真正参加的次数不多,但不管哪一区是主办区,他每年都能收到邀请函。

  喻文州抖了抖卡片,“他们没邀请过你吗?”

  叶修也有点困惑,“没。嘉世这么多年没有举办过,我也没听人说起过。”

  卡片硬硬的边缘刮到了喻文州的下巴,他皱了皱眉,不一会儿就想通了。地下赛毕竟是放不上台面的黑赛,其中的人员伤亡都是难以估料的,当然不能闹得人尽皆知。叶修在嘉世与人类交往也不多,不知情也情有可原了。

  至于没有收到函件和观战,那大概就是有人暗箱操作吧,这倒并不稀奇。

  喻文州把两张票放进抽屉里,转身面色如常地出了门。一路上他俩碰见了不少同区的同事,这些人和平日里没有区别,机器人和人类,一样的行色匆匆,一样的谈笑风生,有时你几乎无法区分他们。叶修不动声色地挨着喻文州,趁着一阵人少,对着他咬耳朵,

  “你说这些人收到邀请函了么?”

  低沉而诱惑,因电流显得分外有磁性的声音钻进喻文州的耳里,喻文州耳朵一阵发烫,薄皮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

  “不知道。因为这事不合规矩,所以大家一般都极少表现出来。”喻文州说,“虽然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

  他话音刚落,前面忽然响起一阵喧闹。两人转过一个街角,看见原本道路上的人纷纷分散开来,让出供车行驶的空间。一条由重型军用地面悬浮车组成的车队正从远方驶来,悄无声息,却又严肃凛然。

  喻文州抓着叶修的手腕,避让到路边。叶修咦道,

  “那不是…”

  那列车队极为迅速地掠过面前,有几辆车还摇下了窗户。几张或严肃、或刻板,或年轻或活泼的面容一闪而过,他们表情不一,漫长的时间与战争改变了他们容貌的细节,但这些无一例外的,都是喻文州所熟悉的面容。

  一辆打开车窗的悬浮车里,一个男青年忽然看向窗外,正好对上了喻文州的目光。他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张开嘴,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喊了句什么,却在看到喻文州身边的叶修后,瞬间换上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可惜车速太快,人影转瞬就被甩在了身后。

  他迫不及待地拍下车队的通讯按钮,对着领头的车子喊道,“哎哎哎,那个是不是队长…和老叶?”

  “是。”有人回答道,“这次他们也参加。”

  喻文州听见了那声遥遥的呼喊,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叶修在他身后叼上了一根烟,语气轻松又欢快。

  “哟。”他说,“老韩他们也来了啊。”

tbc.

————

您的好友【韩文清】已上线

您的好友【张新杰】已上线

您的好友【黄少天】已上线

您的好友【周泽楷】已上线

您的好友【傻猫索克】已上线

评论(17)
热度(229)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