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Robot(16)

少废话,上车。

 

没有营养的轻松向

 
红心,蓝手,请你!

——————————

16.

 

  叶修:“…”

 

  叶修,“上面的。”

 

  喻文州奇了,“你有这项功能吗?”

 

  叶修:“你…”

 

  喻文州负手笑吟吟地看着他。叶修脸色一正,道,“怎么没有,你要不要试试?”

 

  喻文州笑容一僵,“不必了。”

 

  叶修张开双臂。他肩膀宽后背直,手臂更是修长有力,这么一打开,平白地多了些威慑感。他笑道,

 

  “哎,别客气,我很乐意的。”

 

  喻文州从衣柜里翻出睡衣,身法迅速地闪入浴室,“不必了,我去洗澡。”

 

  叶修在门外喊,“要不要这么急啊,我们可以干完再洗啊!”

 

  喻文州哐当一下拍上门,几乎有些后悔刚刚问那个问题。

 

  他讨厌叶修吗?不讨厌,甚至也挺喜欢。只是生理这一层…太难以跨越了,喻文州思想并不保守,可也没那么新潮。

 

  洗完澡后他出来,叶修又在床上摆弄他的手机。没有密码,叶修只能玩玩相机这个功能,喻文州内心纠结了一会儿,走过去,替他解了锁。

 

  叶修:“?”

 

  喻文州说,“密码0210,我的生日。”

 

  叶修:“??”

 

  他诧异地说,“你告诉我干什么?”

 

  喻文州说,“看你没玩过,太可怜,平时就借你玩吧。”

 

  叶修失笑,“你把我当小孩子吗?”

 

  话是这么说,他眼里光芒很盛,好像还挺高兴。叶修低下头,操作了两下,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你不怕个人隐私泄漏给我吗?”

 

  “又没什么隐私。”喻文州坐在下铺,声音淡淡的,“都是公事。我身边的公事又没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叶修不作声,过了一会儿从上面把手机递还给了他。喻文州接过来,条件反射地摁亮了屏幕,瞬间沉默。

 

  喻文州:“叶修。”

 

  叶修的声音悠悠地飘来,“你原来的壁纸一码白,不嫌刺眼吗?给你换一个。”

 

  手机屏幕,赫然已变成叶修的照片。机器人自娱自乐时拍下的一张半侧脸,角度耿直,表情耿直,可叶修就凭那一张脸,生生把效果给提了上来。

 

  这个方向恰好突显了叶修挺直的鼻梁与鲜明的轮廓,喻文州不免多看了两眼,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是没有把这张照片换掉。他关掉手机,把放在了床头,自暴自弃地想,算了,也怪可怜的,反正又没有别人知道密码。

 

  喻文州拱了拱被子,探出身子伸手准备关灯,两番纠结后下定决心,招呼叶修道,

 

  “我关灯,睡了。晚安。”

 

  叶修明显一愣,好半天才有些不确定地回了一句,

 

  “嗯,晚安。”

 

  咔哒一声,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叶修摸索着给自己插上充电线。静谧的黑夜里回荡着另一个人的呼吸声,而那声音逐渐平稳下来,变得绵长而轻微,隐隐有些乖巧和温柔。叶修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不自觉地弯起了眼角。

 

  真好啊。他心想,但到底是哪里好,他又说不上来。

 

  他尝试着躺下,侧身空出的胳膊垂下了床的边缘。床铺并不高,若是旁观看去,叶修的动作就像是想要去抚摸喻文州而距离又不够一样,进退不得。

 

  机器人的休眠就跟切断电源一样容易,可人类就不是这样了。喻文州有些认床,骤然换了场地,几乎是一夜没睡好,总是在做梦。辛辣奇突的画面如电影般唰唰掠过,脑海里闪现了无数张人脸,他过去的朋友、战友、对手…还有叶修。

 

  梦境的后半部分,全部是叶修。

 

  只是那张脸,那种神情,鲜活而年轻得几乎有些失真。

 

  喻文州在床上猝然惊醒时,心跳声还在耳旁怦怦直响。他瞪着头顶的床板,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早已换了生活的场地。

 

  他勉强支撑着起身,茫然而迷糊地挠了挠头发,呆了半晌,忽然觉出了点不妙。

 

  非常不妙。喻文州低头,看着自己柔软睡裤被支起了个小帐篷。

 

  他呆了片刻。晨起本来是很正常的现象,但和昨晚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交织在一起就显得非常非常暧昧不明了。他挠了挠头,内心挣扎了一会儿,作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

 

  一次,就一次。

 

  好在他还记得屋子里不止他一个人,喻文州打定了主意,若是叶修还没休眠结束,他就在床上解决;若是对方起了,他就去浴室弄,顺便再洗个澡。

 

  喻文州轻轻喊了声,“叶修?”

 

  有人应了一声。

 

  喻文州脸色一白。他猛地转头,浴室的门正好哗啦一下被人推开了,叶修整装齐束地靠着门上,一本正经地说,

 

  “早啊。”

 

  喻文州还没缓过神,“早。”

 

  “浴室停水了。”叶修说,“我检查了一下,只有洗手池的水龙头还能用,就是水量有点小。你洗脸的时候注意点儿。”

 

  喻文州表情变幻莫测,他哪知道是这么个结果。

 

  叶修见他表情有异,疑惑地“嗯”了一声,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怎么了?”

 

  他每前进一步,喻文州就往后缩一点,走到床边缘的时候,喻文州几乎已靠着墙角了。叶修一手撑着上面的床板,整个身子挡住了自窗帘透进来的郁郁阳光,脸上的表情有些模糊不清。

 

  “什么?”

 

  喻文州没来由得紧张。他一时疏忽,只抓着被子,却忘记要去挡住身下。叶修离得极近,他一低头,便发现了喻文州的欲盖弥彰。

 

  “哟。”叶修半是惊讶地扬了扬眉,扑哧一下没能忍住。他抹了把脸,表情掩饰地不够好,舔了圈牙齿还是贱兮兮地打了个手势,笑着说,

 

  “要不要,我回避?”

 

  喻文州的脸直红了脖子。他扯了扯被子,哪还能去想那档子事,涩涩地说,

 

  “不用了,我等它自己下去。”

 

  叶修意味深长地哼了一声,既没后退也没逼近,只是屈起了一条腿压上床板,优雅地趁人之危,道,

 

  “哎,需不需要我帮你啊?”

 

  喻文州受了惊吓,条件反射地一缩腿,叶修冷不丁地被他一绊,身子晃了晃,半真半假向前一倾。却不想喻文州当了真,竟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他,两厢一撞,叶修算是彻底地滚上了床。

 

  喻文州:“…”

 

  叶修:“…”

 

  喻文州靠着墙,叶修半撑在他上方,距离不近,可姿态着实有些不雅。叶修顿了顿,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状似无所谓地说,

 

  “好吧,你同意了。”

 

  他伸手掀开了喻文州的被子,喻文州猛地一弹,难堪地抽动了一下,叶修乘胜追击,一只手撑在他身侧,一只手挑起他的睡衣,摸进去,手掌和那细腻的皮肤肉贴肉地触在了一起。

 

  喻文州不知道是睡糊涂了还是这几年憋狠了,竟然没有立刻推开对方,就连抵抗的动作都显得不那么真心实意。他低头,声音有些颤抖,

 

  “你走开。”

 

  叶修的脸凑近了,嘴唇轻轻点了点喻文州的鼻尖,然后缓慢却不容抗拒地,剥下了对方的睡裤。

 

  忽如其来的凉意让人措手不及,喻文州弯了弯腰,试图脱离对方的掌控。叶修与他鼻尖相抵,一整只手掌包住对方的要害,开始来回搓弄。他的手掌宽而薄,修长而温凉,指间不一会就沾上点透明的液体,喻文州给他的一个动作嘶了一声,落在叶修耳里,就变成了某种含嗔的鼓励。

 

  喻文州说,“手法很熟练啊。”

 

  叶修,“嗯。”

 

  喻文州说,“给别人也帮过吗?”

 

  叶修,“没有,学的。”

 

  喻文州,“…学的?”

 

  叶修说,“看点片儿就行了。”

 

  喻文州噎住。

 

  叶修淡淡地笑了一声。他俩挨得那样近,喻文州闭着眼睛,纤长的眼睫近在咫尺,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就连叶修也隐约感觉到某种奇妙的黏稠的痒意。手上的温度灼热而潮湿,指腹摩擦按压过的脉络精致诱人,叶修温柔而耐心地工作着,喻文州原本按在他胸口的手逐渐上移,最后用两只胳膊勾住了对方的脖颈。

 

  “叶修。”他轻声喊道。

 

  欲望总是能轻易地战胜理智。

 

  喻文州抬起下巴,吻住了叶修的唇。

 

  叶修身子一震。喻文州含住了他的唇瓣,碾了碾,小心翼翼地伸出了舌尖。对方立刻化被动为主动,吮住了那根柔软湿滑的舌头,亲热地缠绵在了一起。

 

  他仿佛听见了齿轮咬合又分离的声音,宛如生锈一般手忙脚乱、受宠若惊。

 

  这是喜欢吗?叶修想,这就是喜欢了,即使它和人类的情感不同,即使他自己真的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做些什么罢了。

 

  意乱情迷,或是真心实意,他都认了。

 

  喻文州的手指抓着他后背的衬衣,猛地一下抓紧又放松,留下几道长长的抓痕。他呼吸有些急促,眼角湿漉漉的,莫名有些委屈。

 

  他觉得有点丢脸,在这样一个人手里神魂颠倒。出乎意料地叶修没有放什么嘲讽,反而是很沉默地松开了手,拽了两张抽纸,擦去掌心的污渍,又把喻文州给擦了干净。

 

  体贴得让人脸红,但这份体贴又让人相当受用,喻文州谨慎地戳了戳他的胸口。

 

  叶修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用太在意。”他说,“先起床吧,今天还要工作呢。”

 

tbc。

————————

喻文州 已经 动真感情了

明人不说暗话,糖发完了,后面大嘎懂的。

评论(40)
热度(299)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