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15)

希望追文的宝贝儿们能认真看这一篇!

 

涉及很多设定+调【】情!

 

文末喻队放撩拨大招.

 

————————————————————————

15.

  喻文州像是一颗星星。

 

  星星站在数据海的中央,身体的每一处棱角都被那湛蓝纯净的光柔和了。叶修坐在椅子上,抱着双臂,上身微微仰倒,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欣赏。

 

  喜欢他,为什么呢?单单是美色吗?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怎么可能,王杰希那种直男也太多虑了。

 

  喜欢就是喜欢啊,从里到外,物质与精神,容貌与智慧,他都喜欢啊。这种感情怎么可能是说有就能有,说没有就能消失的呢?

 

  喻文州办事效率高得吓人,已经整理出了一大段笔记。他在这种事情上有超乎寻常的天赋,浮在空中的一行行字整齐清隽,像一排灵秀的芦苇。一张笔记投影飘到叶修面前,叶修伸手接过,看着上面那些庞大繁杂的数据,一时有些脑壳疼。

 

  “喻大科学家,你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看出什么来了?”想到这些就是自己的思维程序,叶修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喻文州认真地说,“很好总结的其实,你是没认真看——好吧,你是看不懂。”

 

  叶修做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神经连接技术方面,我还没有过多地关注,目前能够整理出来的内容主要是思维建模。”喻文州手里捏着一把纤细的电子笔,银白色,他那同样修长漂亮的手指正灵活地戏耍着笔杆,银亮的光在他指间舞成一片绚烂,“也就是你的‘理念’,所有的决定了你如何思考、如何处理事件的程序。”

 

  “复杂吗?”叶修说。

 

  喻文州手中的笔轻轻一点,空中立刻闪现出一张统计表,内容详细却不显得篇牍繁重,足以体现统计者极为高超的分析能力。他说,“我不清楚其他科研人员的想法,但至少我认为它并不复杂,甚至正相反。”

 

  “我认为它非常简单。”

 

  “我说的简单并非指理念创新和编写过程,而是思路上的。”喻文州此时看上去像个循循善诱的导师,他站在叶修面前,姿势笔挺而不僵硬,细碎的额发点下来,却遮不住他明朗而纯粹的眼睛。

 

  “你的制作者…非常可怕,思维太过理性了——姑且先这么定性。”喻文州踱着步子,叶修的目光也一直紧紧地跟着他,“他把人的情感、思想、价值观念以一种简陋却有效的方式编写成程序,取代机器人的运行内核,然后造就了你。”

 

  叶修问,“是什么?”

 

  喻文州平静地与他对视。

 

  “‘概率’。”

 

  叶修一怔。

 

  把一切物件镀上冰冷的光彩,把思维数据化,把欲望、情绪、本能改造成一串由不知名符号写成的数据流,把人的思想变成机器人的思想…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叶修说,“你解释详细一点,我不太明白。”

 

  “你明白的。”喻文州轻叹,“你不愿意承认。”

 

  “你的行为可以用人类的一切行为替换。我打个比方,”喻文州张开手,电子笔在他手里化成一团漂浮的光点,逐渐融入了投影中,“你在电量快到红线时,会想要去充电或是更换电池,这是人类的‘饥饿’;你在巡逻时遇见太空残骸,会想要消灭对方或是隐藏,这是人类的‘战术’;你在遇见心仪之人时,会忍不住地去亲近或是讨好,这是人类的‘爱情’。”

 

  他的语言直白而残酷。

 

  “当你遭遇饥饿、战术与爱情时,你会忍不住做出应对,换句话说,你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的概率增加了。”喻文州微微垂下眼睛,“计算数据表明是百分之七十到八十。我知道很不可思议,但这是我得出来的结论。”

 

  他突然不敢去看叶修的脸。叶修仍在坐在椅子上,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像是麻木的漠然,或是无助的冷酷。叶修沉默了好久,半晌才苦笑着说,

 

  “原来我也没有那么牛逼。”

 

  你看到他,好像是深思熟虑后作出了某项决定,其实可能只是各项因素联合影响下计算出的一种结果,可他融合得好,你便以为他有了“人”的思维。

 

  只是用了个概率的小手段而已。

 

  喻文州斟酌着开口,“不,至少那么多人工智能里,也就你表现得最好。”

 

  叶修往后仰了仰。一张表格浮在他的头顶,蓝色的公式印在他的眼球上,刷了一层别具一格的光芒。他的声音里有些疑惑。

 

  “…可能吗?融合成我这样…人类有很多的本能与思维惯性,科技程序能够形成像我这样的流畅的思维方式吗?毕竟我们与人类…”

 

  他声音低了一点,但并不显得卑微。

 

  “不太一样。”

 

  “我猜测是可能的。”喻文州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靠得更近了些,“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脑本来就是一个庞大的信息储存器、一个巨大的移动硬盘、一个复杂的运行程序,承载了人的记忆与本能。你的制作者只是把它物化了而已,研究出规律,并且用了某种方法使其流畅而不突兀,难度很高,但不是不能做到。”

 

  叶修深沉地盯着他,“你没逗我呢吧?”

 

  “怎么会呢?”喻文州笑出声,“人类的爱情,也只不过是多巴胺、苯乙胺、内啡肽多种激素混合而成的产物,你觉得人类真的比机器人要高级很多吗?”

 

  叶修睁着眼睛,从喻文州的角度看,竟然难得地显现出几分“乖巧”。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轻在叶修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像老师对待懵懂学生那样的温柔的纵容。

 

  太过失态了。

 

  叶修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扫之前低气压的忧郁状态,眼尾飞上去三分锐利,他懒洋洋地笑了笑,说,

 

  “摸什么呢?”

 

  喻文州甩甩手想让他放开,叶修拿掌心蹭了蹭他的手背,然后缓缓地松开,好像分外不舍似的。

 

  对方的眼睫轻轻一颤。叶修看着他,无端地,感觉一股电流冲上了心口。

 

  一个下午着实整理不出多少资料,喻文州能得出这么点头绪已经是相当不错。从实验室里出来时已是天黑,因为路程不远,两人干脆直接步行回宿舍楼。

 

  月明星隐,银白的月光悠然倾泻,时不时有飞船的轰隆声自头顶掠过,像沉闷的惊雷。凉风拂面,喻文州小小地打了个寒颤,这点动静也让叶修看见了,对方侧头,

 

  “你冷吗?”

 

  喻文州说,“还好。微草的气温比蓝雨要低一些。”

 

  叶修只穿了件单衫,没有衣服脱下来给喻文州披着,于是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瑟缩了一下,终是没有甩开,只是说,

 

  “你的手比我还冷呢。”

 

  叶修另一手插兜,笑了,“怎么,不抗拒了吗?”

 

  喻文州哑住,不说话了。叶修得寸进尺地向下滑了一点,一把扣住了他的五指。

 

  叶修说,“我就是喜欢你,你让我试试追求人类的感觉呗。”

 

  喻文州正要警告一句什么,还没来得及说话,不经意地一扭头,余光瞥见前方的路灯下,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影。叶修明显也发现了,带着喻文州脚步反射性一顿。

 

  喻文州看见原本称得上欢乐的叶修,表情瞬间凉了下来。

 

  “刘皓。”他听见他说。

 

  刘皓?喻文州茫然了两秒,猛地反应过来。灯下那人往前走了两步,一张有些阴郁的面孔被灯光照亮,男人抄手站直了,夸张地扬了声调,叫道,

 

  “哟,叶哥啊!”

 

  他的目光扫过喻文州的脸,落下来,停在两人握着的手上,似乎有些阴险地呵了一声,“还有喻队。”

 

  喻文州更茫然了,这人还认识自己的吗?

 

  叶修不留痕迹地挡住喻文州,平静地道,

 

  “嘉世不是下周才来的吗,你怎么在这儿?”

 

  刘皓讥笑道,“这不是想念叶队了吗,特地来看看。”

 

  几乎能闻得出空气中的火药味,喻文州看了看叶修的背影,似乎懂了点什么。

 

  令人意外的是,刘皓说完这两句话之后,换了个姿势就预备走开了。转身之时,他还有意无意地望了望喻文州,稍稍点了点下巴。

 

  喻文州有些愕然。这个动作像是在打招呼,但他怎么也品不出友善的意味,看上去更像是轻蔑的示意。等到刘皓走远,喻文州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叶修拉着走到了宿舍楼下。

 

  喻文州问叶修,“刘皓?”

 

  叶修看他,“嘉世副队长,你不会不知道吧?”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半开玩笑地调侃了一句。“他暗恋你?”

 

  …??!!叶修当了真,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你从哪儿看出来他暗恋我?!”

 

  喻文州煞有其事地举了举自己的手,“他的目光很不友善。”

 

  叶修纠正他,“是对我不友善,顺带着对你和我俩牵手一起不友善。”

 

  喻文州想了想,“这样啊。”

 

  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叶修在嘉世地位显赫却不受待见,个中详细原因此刻却不好提起。喻文州打开宿舍门,想转移话题,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有点好笑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叶修。

 

  叶修给看得莫名其妙,“嗯?”

 

  喻文州慢悠悠地说,“那个,叶神,你是一个…唔,喜欢男人的机器人是吧?”

 

  叶修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我都跟你表白两三次了,难不成你还看不出来?”

 

  喻文州赧然地摆了摆手,“不是,我是想问,那个…”

 

  他踌躇着,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你在床上,是上面的那个还是下面的那个?”

 

Tbc.

——————————————

不行要笑死我了

评论(39)
热度(25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