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 (10)

震惊,堂堂叶队长暴露为哪般…

 

————————

 

10.

 

  喻文州茫然地“啊”了一声。

 

  叶修一时有些啼笑皆非,这小孩在科技领域方面别提有多专业,风花雪月一类的事还真是…一窍不通。

 

  至少跟大流氓叶队长比起来是这样的。

 

  穿着白大褂的喻研究员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头扭过来,似乎想恶狠狠地剜叶修一眼。可惜他从来没干过这事,道行不够,这一眼就变得分外软绵绵,透露出一股无奈和责备的意味。叶修也乐得让他瞪,一手夹着烟,有些不怀好意地打量回去。

 

  可喻文州瞪着瞪着,自己就僵住了。

 

  叶修目前的衣着实在是太奔放了,站起来的他又比坐在电子屏前的喻文州足足高出了一大截,喻文州费了好半天力气才拗出来了的那个充满责备的眼神,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叶修裸露的胸口与腹肌上。

 

  不好意思拿眼睛占人便宜的喻文州心里一震,匆促地想要收回目光,却又下意识地做了个小小的低头动作。

 

  他瞥了眼叶修半开的裤链。

 

  作为高仿人类的机器人,叶修几乎是完美复制了成年男人的身体结构。他的舌头与别人一样湿滑,口腔柔软,牙齿坚硬白净;四肢关节呈球形,被外表的人造皮肤完美地包裹住,形状非常漂亮;就连男人下身的器官也被尽善尽美地打造出来了,除去缺少排泄功能,与人类的一般无二。

 

  此时此刻,那半开的裤链和半褪的内裤一并耷拉在那儿,露出其原本包裹着的、有些苍白的皮肤。叶修身材很漂亮,腹肌中线和人鱼线分外清晰明朗,一直勾到衣料深处,在末尾的地方,隐隐地露出点毛发的阴影。

 

  喻文州猛地转回头,内心深处掀起一阵握了个大草的滔天巨浪。

 

  叶修奇道,“怎么?”

 

  “没什么。”喻文州嘟囔了一句,“你自己抽烟或者发呆,别闹我。”

 

  他耳根微微发红,一头扎在数据海里。叶修见他不搭理,自己无趣地蹲到另一边抽烟,蔫蔫得像一只不受宠的大狗。

 

  喻文州本是拿研究当托词,可看了两眼投影图像后,突然正经下来,原先微红的脸色也立刻就沉了下去。他忍不住皱眉,一目十行地浏览着程序编写和运行的数据,一阵凉意缓缓地爬上了他的脊椎。

 

  简直是…匪夷所思。

 

  喻文州对于机器人程序编写的内容、步骤、顺序,以及公式的作用,可谓早已是烂熟于心。而眼前这数据海内的公式与模板,无一不是最普通、最寻常的,哪怕偶尔闪过几个复杂点的数据,喻文州知道,虽然自己暂时看不明白,但基本原理在那儿,结合资料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弄懂。

 

  奇怪的是这些程序的应用方式。

 

  零零散散、杂乱无章——这是他的第一印象。但仔细研究,就能发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规律。这种感觉,好像是有人凭空捏出了个新的演算程序,所有的一切往里套用便可以。

 

  这都是叶修的设计者做出来的吗?喻文州有些不寒而栗。

 

  若只是看不懂程序内容也还好说,喻文州不必太着急。关键就在于,若是神经传感匹配不上的话,金属手骨也就无法和叶修原本的身体相连接,那只手骨也依旧是废铜烂铁一根!

 

  喻文州靠在椅背上。破解一个未知编程,过程非常复杂,叶修肯定是等不起的。可若装上一只没有知觉的手,那就跟钻石下接了块透明玻璃一样,又丑又毫无意义。

 

  该怎么办?

 

  喻文州看着像潮水一样涌动的数据海,蓝色的荧光投射在他柔亮的发梢和眼尾上,把这个人的轮廓反复磨得模糊了,变成了一个温柔而乖巧的影子。

 

  叶修抬眼看他,目光一寸一寸地扫过他的侧脸。

 

  喻文州突然想,“我要去一趟嘉世。”

 

  这个念头一旦出来就抑制不住了,喻文州倏地定了在原地,梦游一般地站起来,也没顾叶修衣冠不整,上去就握住他的手,

 

  “我想到办法了。”

 

  叶修反握住他的手,揩油地摸了两下,同时用耐心的、极易转移人注意力的语气道,

 

  “不是看不懂程序吗?想到什么了?”

 

  喻文州果然被他的话吸引了,任由自己的手被对方捧住,他认真地看着叶修,道,

 

  “我们去一趟嘉世,他们肯定有…”

 

  叶修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喻文州一怔,后半句硬是给噎得没说出来。

 

  你是嘉世出身的,他们的数据库里一定有你的全部编程档案,回去一趟拿到资料,不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叶修突然寒了脸,“不行。”

 

  他顿了顿,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才缓和了语气说,“我的资料是不能随意调动的,当初在嘉世耗了三个月,无数高管接手这件事情,都没有审核过提案,你以为你说一句就能调动的吗?”

 

  喻文州没接这个话茬,

 

  他知道叶修的心病,也知道叶修在提防着什么,设身处地一思考,的确不忍心过分地去逼迫。但档案又处于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两相权衡,反正喻文州认为,身体比脸面更重要。

 

  况且这也谈不上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只不过是一段放不下的委屈与消沉罢了。

 

  喻文州好声好气地说,“去一趟吧,顶多三个月,我们就能回来了。修好手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再说了,你不喜欢嘉世,也没关系。喜欢自己天高海阔,你也可以一直就在这里。

 

  叶修不明显地眨了眨眼,眼珠灵活地一转,懒绵绵地开口,“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喻文州:“…”

 

  对方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变,叶修一把抓紧喻文州的手按在了自己平坦的小腹上,状若沉痛地说,“那好吧,要不你先帮我把衣服穿上。”

 

  喻文州触电一般缩回手,一声不吭地拧过头,权当抗议。

 

  自己凭着半出卖色相搞定了叶修这边,却并不代表他两个可以拍拍屁股就动身走人了。队长调离区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别提是进入别区、甚至滞留。按程序走通常要三四个星期,好在喻文州有秘密武器,倒不至于如此拖沓。

 

  王杰希的半身投影浮在电子屏上空,眉目严肃地好像一尊雕像。喻文州跟他说完情况后,便不作声地等他答复,站在原地,乖巧地像个遵纪守法的老实人。

 

  王杰希的目光穿过时间与空间,落在年轻人身上。

 

  他心想,还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也不是不行,但是有两方面有点麻烦。”王杰希抱着胳膊,眼底莫名闪过一丝阴冷,“一个是地区临时管理,这个你不用担心,大不了从我这里调派人手。问题是第二点。”

 

  “叶修的程序资料,是总部高级机密,是被封锁的。”

 

  喻文州以为他是指机密外泄方面,从善如流地接口,“没关系,签署保密协议或者做遗忘手术都可以,我无条件…”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杰希打断他,他滞了片刻,一字一句地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喻队,即使总部批准你查阅,你也拿不到资料的。”

 

  喻文州一愣,“为什么?”

 

  “这份‘档案’并非普通的档案,它本身就是一个程序。锁住程序的,是叶修制造者的基因。”

 

  喻文州陡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的制造者呢?”

 

  “…死了,算是死了。”王杰希脸色晦暗不明,他轻轻地说,“那一次以后…你知道的。”

 

  几年前,联盟遭遇了一场空前灾难,各区防护屏障接二连三地崩塌,巨大裂隙横亘在整个地球上空,无数太空残骸借此攻击地面。那场战争牺牲了很多人,士兵、维修师、机器人…牺牲的人里面,还包括当时一位联盟的顶级长官。

 

  只是风过无痕,时间跑得太快,历史跌宕在岁月里,转眼就叫人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那场灾难的具体情形喻文州是记不太清了,他从前身体不好,生病生得厉害,很多记忆都变得似是而非了起来。听王杰希这口气,那位设计出叶修的旷世奇才应该也是牺牲在了那场灾难里,喻文州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问,

 

  “那你的意思是…这份档案…从此都打不开了吗?”

 

  “也不完全是。”王杰希叹气,“那个人留下了一个密码锁,录入密码也可以打开档案。但是这个程序非常难…非常难,联盟所有顶级技术人员都试着去破解,没有人成功打开。”

 

  喻文州常年生活在偏僻的蓝雨,对此近乎一无所知。他略有期盼地望着对方。

 

  王杰希说,“你要试试吗?”

 

  喻文州笃定地说,“嗯。”

 

  王杰希心里明白,喻文州倒不是为了名声、报酬、地位…或是别的七情六欲,他只是好奇这门技术、这份能力,揣着跃跃欲试的赤子之心,平白澄澈一干二净。

 

  可他还是噎了好一会儿,踌躇着问出一个七拐八扭八杆子打不着的问题,

 

  “叶修有对你,嗯…那,那什么吗?”

 

  “哪什么?”喻文州没反应过来。

 

  对方看上去有点尴尬。

 

  喻文州猛地回过神,咬了咬唇角,然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没有。”

 

  王杰希莫名松了口气,又突然感到了一把厚重绵长,叫人遗憾和落寞的难过。

 

tbc.

 

要去总部啦!

 

说一句,老王是直男。

评论(19)
热度(257)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