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你们...

我还没反应过来荒野可以虐,你们就提醒我了,但是改虐又不符合我初衷(。)于是闲来没事改了个小结尾,叶神死亡梗注意。

Ω

  喻文州瞳孔一缩,陡然睁大了眼睛。他的虎口撕裂开来,血肉几乎和枪柄黏到了一块儿,浑身上下没几处好的,嘴角淤青,半边身子浸在血里,脚踝被打了一枪,站都站不起来,狼狈地要命。

  于是此刻,叶修穿着破破烂烂的防弹甲,执拗地把他护在了怀里。他一手撑着喻文州背后的墙,另一只手按着染得通红的水泥地,手心握着的是一把打空了子弹的手枪。他杵在那儿,好像会一直一直、永远永远地保护着他。

  看不见的流氓军团尖利地大笑着,疯疯癫癫地吹了声口哨,嘭嘭嘭对着他们连开了三枪。叶修躲都没躲,几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后背猛地爆炸起了一团血雾,其中一颗直接穿透了肺部,叶修一滞,胸口一阵起伏大量鲜血“噗嗤——”一下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剩余的汩汩向外流着,噼里啪啦地砸在了喻文州身上。

  那双平日里或鲜亮锐利、或慵懒软绵的眼睛,刹那间灰了下去。

  喻文州后脑勺仿佛被人大力砸了一下,整个人都懵掉了。他颤抖地伸出那只完好的手,试图去摸叶修的脸,

  “叶、叶队…”

  叶修的喉咙艰难地动了动,他似乎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卡在喉管处的一口滚烫的血往外一冲,全部喷在了喻文州的脖子上。

  他的声音嘶哑无力,越来越虚弱,就跟生锈了一样,听着让人慌张无措心生惶恐。可他却好像很轻地笑了一下。

  “文州…”

  “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行…吗?”

  叶修把自己撑成了一道不可跨越的壁垒,他稍稍掀起眼皮,那穿透凌乱额发的目光,近乎温柔地投在了喻文州那张苍白的脸上——

  最后,骤然涣散了。

评论(12)
热度(68)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