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Robot(9)

老叶脱了!

上机,给你们福利:D

 

9.

  机器人守则定律第一条,任何情况下,机器人都不允许袭击人类。

  他倒是没见过还带这样袭击的!

  喻文州感觉浑身的血都在往头顶涌,身体冰凉,手脚越发软弱无力。叶修大概连灵魂都是冷的,嘴唇的温度也很低,亲吻上去,像含住了一片薄薄的冰片。

  可他的动作温和至极,轻软的触感通过神经末梢滋长到四肢百骸。喻文州好像被人一枪托劈中了后脑勺,整个人都呆滞了,茫然地停止了挣动。

  叶修用舌尖在他唇上舔了一下,然后拉开了距离。

  头顶适时地落下来一束灯光,纤细得好像一绺空灵的泉水,叶修背着光,光线便倾漫在了他的背脊上。

  他垂下目光,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怔了片刻,猛地推开了他。叶修踉跄着摔到一边,手上的插头脱落,“呲啦”一声打出一道火花。他两手垂在身侧,电池板都没移回来,心不在焉地盯着脚尖。

  他的确是因为好玩才亲喻文州的,可是亲上去之后,心里的某块地儿就跟磁场干扰了般地紊乱了一瞬,好像有根细针轻轻扎了一下似的。

  喻文州回过了神,绷着一张脸,估计正咬着后槽牙,表情僵硬,连个客套的微笑都露不出来。他嘴唇轻轻抖着,声音发颤,感觉自己满腔的同情和相惜,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灭顶的恼怒自上而下贯穿头尾。

  “你干什么?你…你…”

  外套滑落在了一边,他头发散乱,单薄的睡衣下透出了男人紧窄的腰线。喻文州是斯文人,骂不出脏话来,仅有的几句恼怒质问反而衬得他狼狈而脆弱。叶修心里我操了一声,心想,该不会是片白雪地吧?

  喻文州拿起衣服,匆促而慌乱,好像叶修要生吃活剥了他一样,僵硬地起身离开。

  叶修傲视联盟的资料库没有帮他预估到这么一个结果,喻文州竟然这样在意一个亲吻——这在“道德败坏”的联盟已着实不多见,叶修当然也没能立刻“入乡随俗”。两人好不容易即将建成的“友谊”,像一推就倒的积木,哗啦啦地一片狼藉。

  喻文州在病好了的第二日便恢复了出勤,清早上坐在食堂里吃饭,叶修抱着猫远远地躲着,没敢上去搭话;巡逻的时候,也是叶修走在前面,喻文州一声不吭地跟在身后;哪怕是在飞船上,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喻文州给了他一个目不斜视的侧脸,连道歉的通道都没给叶修撑起来。

  两人“冷战”期间,联盟调配的稀有材料到了货,足足有两大保险箱。喻文州没知会基地里的劳动苦力,自己一个人在叶修休眠的时候提了回来,然后躲进了实验室里,着手执行任务。

  说不清是不愿、不想,还是不好意思。

  叶修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人生经验的匮乏,不知道是该冲上去直接道歉好,还是顺其自然让他慢慢消气好——不知道是哪路维修师给他的勇气,叶修乐观地认为,喻文州可能大概也许没准并没有生气。

  没准只是抹不开面子,害羞了呢?

  没准是太久没和人有亲密的肢体接触,适应不过来呢?

  叶修自己胡思乱想着,给索克多加了一捧猫粮。

  喻文州收拾好厨房,走到他身后,叶修的心小小一提,他连忙站起来预备洗耳恭听。

  喻文州停下脚步,看着他,嘴唇动了动,用不熟练的生疏语气说,“你跟我来一下。”

  叶修一愣,被这突如其来的机会砸得缓不过来神,当下把猫粮口袋折了两折封好放在一边,略有忐忑地跟着对方走。

  两人一路走去了实验室。不同于之前的维修室,这个地方占地面积显然要更大一些,设备更加高端齐全,整整齐齐地摆放了两排,冰冰冷冷地没有生气。喻文州穿着白色的长风衣,领他走到手术台前,下巴一点,说,

  “坐。”

  叶修稍稍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坐了下来。

  喻文州坐在他身边,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盒。打开外盖,里面端端正正陈放着的,赫然是只钢铁手骨!

  “你…!”

  “三天时间。”喻文州说,“这只是一个骨架,神经光纤和传感器等配套设施还没有做好,你先看看这个基础手骨行不行。”

  叶修看了他一眼,心尖一动。嘉世那帮人前前后后拖了三个月,除去有人心怀不轨故意拖沓外,技术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原因。喻文州仅花了三天?

  他独自想入非非,喻文州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激光手术刀,小心翼翼地将叶修手臂上的替代品暂时卸了下来,换上金属手骨。没有神经光纤,人造皮肤孤零零地缩据在切口外缘,黑色的稀有材料表面光滑至极,在无影灯下泛着冷冷的光泽。关节处,每一块零件的线条都打磨得流畅而细致,电流通过,指关节活动自如,仿佛它本来就是这个身体的一部分。

  实用,精美,仿佛一个艺术品。

  叶修说,“做得真好。你怎么做到的,这么快?”

  “设计图纸,装备打磨。”喻文州说,“机器人的基础模型都是类似的,只需要小小的改动,所以不会太麻烦。重点是后续配件,如何兼顾钢性与灵活性,以及和你的系统配套,这个会耽误一点时间。”

  叶修见缝插针地挑明,“组装是在躲着我的这几天做的?”

  喻文州轻轻咬了咬牙,没有说话。叶修也没再讨人嫌,端正地让他把替代品装了回去。

  皮肤延展,活像穿了层人衣。

  叶修准备开口说两句什么,喻文州突然说,“把衣服脱了。”

  叶修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啊?”

  “衣服脱掉。”

  喻文州不知道做了什么操作,手术桌哗啦一下从中间分成两半,露出下面巨大的电子屏幕,还有形形色色的数据线。叶修挑了挑眉,挺直身子,开始慢吞吞地脱衣服。

  “我说,”他嘴里还忍不住撩闲,“要不是你摆出这阵仗,我还以为你要对我图谋不轨呢。”

  喻文州顿了顿,实在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竟一下子无奈地笑了出来。

  叶修脱下外套和衬衫,又脱掉了黑色的运动背心。永不会晒黑的皮肤透露出一股近乎病态的苍白,肌肉健壮而不狰狞,乍一看甚至会有些瘦,身材近乎完美。喻文州坐怀不乱地指挥他背过身,大概是命令太过羞耻、难以说出口,他干脆自己上手,走上前一步,解开了叶修的金属皮带。叶修差点跳起来,“你你你!”

  事实证明喻文州的确没有别的想法。他把对方裤子边缘稍稍下拉,露出微有凹陷的后腰,也许是错觉,那里白皙光滑得简直想让人留下些什么。喻文州定了定神,手里的手术刀冒出一个尖,一下子刺了上去。

  叶修嘶了一声,皱起眉头。

  “你竟然还会有感觉?”喻文州动作娴熟飞快,很快就剖开了他腰部表层。手术刀精准无误地插进了金属间的缝隙,喻文州刀尖一挑,整块金属板骤然向外滑开了。

  叶修不自在地伸了伸身体,“…那倒没有,但是我的传感器有些害怕,在委屈地告知我,有人正试图打开我的身体。”

  糟糕的措辞。喻文州无力吐槽,用手摸上他后背。

  那里有一个数据接口,旧称USB插头。

  喻文州找了找,拿出对接电脑的一根数据线,插入了那个端点。

  叶修的身体陡然一震。计算机屏幕骤地亮起,喻文州五指一挥,无数数据和图象通过投影浮了出来。一页一页的数据相互叠加、联结,银河似地围着两人。内容之广,品种之多,前所未见。

  喻文州正在踏足他从没有见识过的领域。

  叶修的眼中快速地闪过几条复杂的数据流。他轻轻地叹出一口气,说,“能抽根烟吗?”

  喻文州挥了挥手。

  叶修捡起地上的外套,牵动了背后的插口,浑身都有些不舒服。他找出烟,抖了一根放嘴里叼着,找出打火机点燃。

  烟气扑出,模糊了一张电子屏,像宇宙空间里褪色后单调而冷漠的星云。

  喻文州正极为专注处理信息,叶修裸着上身,裤链半解,吊儿啷当地杵在那儿,场面堪比三级片。他看得出喻文州十分兴奋,因自己而兴奋。

  “文州。”好了伤疤忘了疼,叶修蹬鼻子上脸,欠揍地说,“看了我的数据可是要对我负责的。”

  喻文州随口敷衍道,“嗯。”

  叶修怔了怔,眸色闪烁,上挑了嘴角,像垂涎猎物一样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tbc.

————————

定时

评论(28)
热度(280)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