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8)

生病的鱼



8.

  38.9,高于人体正常体温。

  叶修一愣。喻文州扒拉着他的肩膀,脸烧出浅红色。他腿像是有些软,但努力站直了,透出从军者的挺拔来。喻文州两眼有些迷糊,嘶地一下倒吸了一口气。

  叶修头皮一炸,传感器快给他酥麻了一半,“我滴祖宗你又怎么了?”

  他的手臂锢着喻文州的腰,手掌却没着没落地不知道该放哪儿,能摸还是不能摸。喻文州说话冒着热气,口齿有些不清晰,

  “好,好像有些发烧。”

  “我知道啊。”叶修不知道能不能进他房间,“我是说怎么加重了?”

  “我,晚上。”喻文州抻了抻舌头,“去了趟楼顶,调试了会望远镜。”

  叶修敏感地问道,“外套穿了吗?”

  “…”喻文州答非所问,“穿少一点方便运动。”

  叶修恨不得把他掷地上,到底没舍得,“你缺心眼吗,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经常掉链子吗?”

  喻文州不吭声。叶修心念一动——这位人物的性格实在不像那种惯于放飞自我的,以前肯定是没现在这么皮——难不成基地里多了一个人,让他有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安全感吗?

  喻文州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你进来说话。”

  叶修半抱着他,磕磕绊绊地进了黑灯瞎火的房间里。喻文州手一挥,屋顶亮起了两盏淡黄色的灯,温馨地照亮了房间一块区域。叶修把喻文州放在床上,心想,这要是在以前,他可算是闯大姑娘的闺房了。

  机器人程序高级,脑回路也清奇。喻文州从他怀里滑到床上一动不动,叶修笨拙地帮他盖上被子——他没干过这个,也没看别人干过,所以动作格外僵硬生疏。喻文州大概是真的挺累的,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放松了身子任由他摆弄。

  叶修站直,手足无措地盯着他看,说,“我能帮你什么?”

  喻文州说,“你…”

  他停了停,心想,这只是一个在前线的攻击型机器人,再高端,编写的程序也不可能那么全面。

  于是他流畅地改了口,“你就照料一下总部里的事情吧,每天按时巡逻,报告自己做好,不用交给我。顺便记得给索克喂食。我这儿…我自己能处理好。”

  他伸出手,轻巧一弹,床头浮起一个悬浮窗。他输入了一串指令,整个数据海霎时流光溢彩起来,喻文州昂起下巴,对着叶修说,

  “我房间进出权限给你了,有需要随时可以来。”

  叶修点头称道,“好。”

  然而事实证明,喻同志什么都不会,高估自己倒是挺在行的。发派任务后的第四天上午,叶修就没再见到他出门了;下午,叶修悄悄去了趟他的房间,年轻的维修师拿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个蚕蛹,正神志不清地趴在床上,手边上放着还没吃的温水与药。

  叶修自信自己的手比温度计好用多了,走过去一托,39.5。

  “…喻文州!”

  喻文州无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叶修拿冰凉的手摸了摸他的脸,道,

  “吃饭了吗?药呢。”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把脑袋摇成了一个乱滚的球。叶修愣是没反应过来,翻了翻药盒,有理有据地怀疑这人大概只吃了药,半天下来算是粒米未进了。

  叶修挠挠头。

  喻文州沉在睡梦中,完全不知道外面都遭了什么殃。他从前独来独往惯了,跟人交往起来虽然游刃有余,但很少把后背、把真心托付出去。喻文州这是难得的,像河蚌渐渐张开来一点缝隙,暴露出了内里平和、柔软的血肉。

  好像叶修在那儿,他就能安心似的。

  好像叶修来了,他就不必要再像以前那样,总是揣着满怀的不动声色的戒备,总是提防什么了似的。

  可他是个机器人。也正因他是个机器人。

  喻文州这一发感冒估计是蓄谋了好久,来势汹汹,连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他感觉自己被抱起来了一些,靠在枕头上,眼前有一团光。感冒没完全夺走喻文州的嗅觉,他闻到了点儿香味,吃力地睁开眼,看见了一只碗,被人托着递到了他的面前。

  叶修坐在他身边,不自然地说,“40度,我不知道会不会烫…你要不要吃一点?”

  喻文州惊讶地抬起眼皮,“你…”

  “你早上都没吃吧。”叶修皱眉,“我看厨房里有这些东西,随便弄的,味道可能不是很好,但你多少吃一点。”

  喻文州锈住的反射弧终于跑完了全程,他端过来,眉尖稍蹙,问道,“你以前照顾过生病的人类吗——或者说帮过忙?”

  叶修想了想,毫无防备地说,“应该没有。”

  喻文州的手有些发抖,叶修怕他拿不稳泼了,便托住了他的手。两人肌肤一接触,喻文州打了个颤,抬眼看着他。

  “那为什么…你会做这些?”

  叶修莫名其妙,“你生病了,我照应你,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扫描一下,你系统里自带了后勤程序吗?”喻文州快速地接了话。叶修依旧有些奇怪,但还是依他说的在自己的处理器里扒拉了一会儿,片刻后道,“没有。”

  喻文州垂下视线,纤细的睫毛掩住了目光。他尝了一口粥,吃出了鱼肉的鲜味,水的分量放得有些多,米也有些烂,但一口粥咽到胃里,就有一股暖流从身体里升起来了,向四面八方涌去,直暖得他连手指尖都又酥又麻。

  喻文州混沌的大脑冒出一丝清明,“他跟别的人不一样。”

  机器人和人类的区别,就在于思考能力。

  再高端的人工智能,一举一动都必须按照程序设定好的来运作。可能技术如叶修般顶尖的特殊机器,融入人类社会后,别人根本觉察不出他们的不同。可在本质上,他们依旧是机械战士,日常可能会吹牛娱乐甚至跟人或机械谈场恋爱,但在战场上依旧会不计一切杀伐决断,按照被规划好的路径战胜来敌。

  杀器哪怕退出舞台,也绝对不会像个小护士一样跑前跑后,更不会像叶修这样,熬粥喂药照顾人,透露出如此体贴的人情味。

  恐怕连人都办不到。

  喻文州后脊上的小绒毛竖起来一层,蒸出了薄薄的汗。他吞下一块鱼肉,心想,等好了后一定要找机会把这家伙拆了好好研究。

  叶修不懂他内心世界丰富,只看他喝的开心,心里的担忧也就落了地。

  食物味道非常好,尤其是对于这几天天只将就着吃了快餐的喻文州来说,那鲜味快烙进舌头里了。叶修应该是把食谱加以处理,进行变通后做出来的,这进一步加深了喻文州的判断,就连一般厨艺机器人做的食物,都容易沦为中规中矩的平庸食物,这种让人回味悠长的感觉着实难得——当然,不排除喻文州是真的饿了。

  叶修用手替他物理降温,喻文州眯起眼睛,额发被撩起来,难得的有些乖。叶修趁机摸了摸他的脸,尺度拿捏得刚好,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收回了手。叶修说,“我去做报告,有什么事叫我,我随时来。”

  这时是下午三点。

  喻文州就着房间里经久不散的香味睡了一会儿,一觉睡到天黑。药发挥了作用,喻文州的底子又好,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室外的夜色透过悬窗漏进来,喻文州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外面一片安静。

  去看看他?

  他穿着睡衣,上身搭了一件长摆的外套,穿好鞋往外走。机器人休息室的门紧闭着,喻文州的手按上去,权限锁上荡过一圈蓝纹,门喀嗒一声,开了。

  喻文州放轻呼吸,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

  叶修似乎在休眠,屋里没开灯,只有星色透过巨大澄亮的落地窗洒进来,照得那个人半边脸藏在了黑暗里。喻文州视力不错,他放轻步子走过去,像是怕惊动了对方——然后站在了床边。

  叶修的袖口卷了起来,白皙有力的小臂上,插着一条黑色的充电插头。那只手也随着重力垂下来,懒懒地搭在床沿,弧度优美,线条流畅。

  喻文州无端地想到早上,叶修端着碗给他喂粥的情景,混合着前两天近乎剖开心腹的倾诉,和那有意无意的鬓厮耳热,喻文州的心蓦地一软,像是被人揉了一把似的。

  他弯下腰,犹豫着,轻轻握住了对方的手。那人手心的温度微凉,细腻的触感下,好像还藏着不为人知的力量。

  熟悉得好像这个动作他做过无数次似的。

  突然,喻文州感觉手一紧,他一惊,陡然发现叶修睁开了眼。下一秒,一股无法挣脱的力量拽住他往前倾去。喻文州失去平衡的同时,叶修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一个翻身,以格斗的姿势狠狠地把他掼倒在床上。

  喻文州的衣服太薄了,几乎起不到缓冲作用,叶修那床又是纯金属打造的,这一下把他摔得够呛。喻文州脑中巨震,眼前叶修眼里的那两点小灯都模糊了起来,背部的痛楚碎玻璃的纹路一般攀爬了上来。

  “叶修!”

  叶修抓住他的手,嘴角在黑暗里悄悄上扬。

  喻文州挣扎了一下,说,“根据机器人定律第一条,你不能…你…唔…”

  他倏地瞪大了眼睛。

  叶修蓦然弯下腰,轻轻含住了他的嘴唇。

 

 

————————

亲上了!!!!

评论(22)
热度(298)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