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6)

小甜蜜~

————————

6.
  喻文州是被穿堂的小凉风吹醒的。

  乍一坠入黑暗里还不能视物,他感觉自己正靠着什么,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动了动身子,肩膀上有束缚的禁锢感。喻文州愣了愣,不知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头皮一炸,反射性地挣扎着要跳起来。

  “醒了?”

  喻文州倏地抬头,正对上两星幽幽的白光。叶修睁开了眼睛,人工虹膜后的LED发光灯静静地亮着,漂亮得有些灼人。他轮廓鲜明的五官在黑暗里若隐若现,喻文州呆呆地看了一会儿,耳尖一红,支支吾吾地嗯了一声。

  叶修搂着他的胳膊垂了下来,手掌抚过喻文州肩胛骨,指尖若有若无地摩擦着他的腰际,最后搭到他的腰上。突如其来的亲昵让喻文州不甚适应,他别扭地推了推叶修的胸口,像是要逃离他的怀抱,对方却把他抱得更紧,似是喟叹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道,

  “文州。你真暖和。”

  然后他迅速地抽回了手,像是要避嫌,于是装成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喻文州活动着自己僵硬的脖子,抬起头来,呆呆地环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叶修轻咳一声,收回了自己揩油的爪子,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摸了摸鼻子。指间皮肤摩擦着带出了微微的搔痒,他扭过头,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神色游离地望着窗外的星空,忽然道,

  “你在飞船上睡着了,我把你抱回来的。”

  “抱?”喻文州更在意他的谓语动词。

  “…”叶修噎住,只好承认,“嗯。抱。”

  喻文州那双眼尾上挑的漂亮眼睛斜斜地看过去,嘴角勾起,露出的似有似无的微笑只停留了一瞬,随即快速地隐匿在夜色里。身体僵直,他挺了挺身子,发出一声睡醒后愉悦舒适的叹声。叶修看他,

  “天还没亮,不回房间睡一会儿?”

  喻文州点头笑了笑,“好啊。”

  夜间温度有点低,喻文州还披着叶修的衣服,此时那外套已经被人类的体温捂热了,隔开一切的寒冷与冰凉。他留恋地拢了拢衣领,捏住拉链边往下拉边随口道,

  “我把衣服给…”

  叶修手一抬,按住了他。喻文州一怔,叶修就着这个姿势捏住他的手指,缓慢而温柔地替他把拉链拉了回去,又细致地将衣领的线条拉平整。做完这些,叶修十分顺手地揉了揉他的后脑勺,偏过头,嘴唇好像还轻碰了下喻文州的耳朵。他笑道,

  “你穿着吧,回去了再还我。”

  喻文州咬了咬舌尖,有点不好意思撇开眼神。

  他们起身向外面走去。喻文州这时才发现,这里正是昨日他俩第一次见面的维修室,墙角的荧光灯静静地亮着,悄无声息地指明方向。两人一直走到走廊,喻文州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脱下外套简单地叠了两叠递给对方。叶修接过时,两人埋没在布料下的指尖轻轻触到,都不约而同地一滞,喻文州快速地抽回了手,镇定地说我先回去了,然后落荒而逃。

  叶修捻了捻手指,闻了闻那温暖干燥的味道,看着眼前扣紧了的门,心想,还真是个薄脸皮啊。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还是按正常时间起的床,先敲开机器人休息室的门,没人,喻文州就往食堂走。叶修从储藏室拿了一大袋猫粮,正蹲在食盆旁边笨拙地给小猫加餐,索克卷了卷自己的细尾巴,呼噜呼噜地哼着,围着叶修直打转。

  喻文州敲了敲风烛残年的铁门,“早。”

  叶修抬头,冲他笑了笑。他慢条斯理地封好口,把食盆往索克面前一推,对方喵呜~了一声,开始埋头苦干。叶修乘机去摸它的背脊,曲起手指挠了挠那脖子上的软肉。

  索克舒服地蹭了蹭,身子一歪在叶修手下打滚撒娇。
  喻文州简直没眼看了,这吃里扒外的小混蛋。他走进厨房,拉开冰箱门找出面包和牛奶,分别加热,马马虎虎地把早餐应付掉了。

  叶修拍了拍手上的猫毛,站起身冲喻文州挥挥手,“就吃这么点儿啊?”

  喻文州走到他旁边,还挺认真地回答道,“足够。”

  叶修说,“怪不得腰这么细,原来是有原因的。”

  喻文州一噎,似乎抽了下嘴角,但表情又很快地恢复了正常。他对叶修那暧昧不清的调戏都快要习惯了,摆摆手当作没听见,说,“跟我去武器室。”

  叶修双臂对折两手交叉抱着后脑勺,颇有那么一点地痞流氓小混混的不羁,先是例行公事般打量了一圈喻文州,再懒洋洋地拖着步伐跟了上去。

  武器库里的装备远比飞船上的种类要丰富得多。叶修终于找到了一把满意顺手的枪,挂在身上,又挑了些投掷类和冷兵器,回头一看喻文州已经选好了,正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他。

  “呔,快来受死。”叶修学着旧时话本里的剧情,拿着那把刀比划了两下。喻文州被他逗乐了,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叶修上前,哥俩好地将他一搂,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走吧,喻队长。我们巡逻走什么流程啊?”

  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影响,喻文州总觉得他一举一动一词一语中都包含着一股连撩带逗的随性风流,不免皱了皱眉头,轻咳一声正了脸色。他带着叶修往外走,暖日盛了满碗阳光泼洒进来,细尘起伏,空气像是缀上了一层流金。叶修的脸上也漾着光,喻文州不免多看了一眼,嘴里还不停歇地说,

  “…南方草原巡视一周,向东北方向前进到碎虹沙滩,然后向正西方向一直走,就能回来。”

  叶修挑眉,“全程徒步?”

  喻文州摇头,“一周目徒步,二周目开飞船。”

  哪怕身为机器人,叶修听着都有些腿疼。喻文州却司空见惯、毫不在意,打头沿着预订路线向远方进发。

  叶修跟在他右后方一米处。远远看去,两人像是茫茫草原上随风而逝的黑点。

  登上一个山头,他终于看清了蓝雨区的全景。

  这是怎样恢弘的景色,空气中浮动着阳光的气息,微风裹着那花草林木清新恬淡的香气,甜甜的却不薰人。两旁有苍莽森林夹道,眼前是平坦的草原,一望无际,青翠的草叶呈现出温顺柔和的波纹,叶尖上折射着明亮潋滟的光芒。远远的那边,叶修凭借目力,看见天际线下一团蔚蓝,碎银闪烁,沙砺呈漂亮的金黄色。他不由地指着那个地方,

  “那是哪儿?”

  喻文州说,“海边。”

  风撩起他的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叶修跟在他身后走了仅一圈就将这一片土地上的地理事物记全了。脑海里的立体地图建模与现实图景相结合,冰冷数据镀上了真实的色彩。他揪了根草叼着,百无聊赖地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本不甚硬朗的身体曲线在光晕的笼罩下变得更加柔和,叶修不自觉地想入非非,歪歪的对象就在这时突然踌躇地开了口,声音依旧是柔柔的,

  “要聊天吗?”

  叶修精神一振,吐掉那根草加快脚步走到那人身边,“聊。”

  喻文州却又闭嘴不言,嘴唇轻动,像是想问什么,又犹豫着不好意思。叶修心念一动,像是明白了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

  “想问什么就问吧,不用考虑我。”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眉峰稍蹙,迟疑地说,

  “可以?”

  叶修点头。

  喻文州说,“你的胳膊…是怎么一回事?”

  叶修定定地看着他,直把他看得目光闪烁、神情变得不自然,才微微一笑说,

  “执行任务的时候保护队友,被炸了。”

  冰冷的钢铁反射着明媚的阳光,被踩得哐哐晃动,太空残骸如风一般刮过,直直地向士兵冲去。极短的时间,对方根本反应不过来,眼看着就要被扫下去——

  一人飞奔而来,情急之下,竟直接伸出了手,扳住了残骸的机体!这一冲击力量极大,柔韧性超强的金属发出喀嚓一声脆响,残骸却也到底被阻了一阻。那士兵却给吓坏了,慌忙之间拔出枪对准残骸开了一枪,炸毁怪物的同时,也炸掉了那只机械手。

  要不是叶修反应快,整只胳膊都要没了。

  可是联盟并没有对他舍身救人做出什么表示,甚至不能寻到足够优秀的维修师来帮他接上手掌。高层还委婉劝告,威逼利诱地让他退出一线,最后是颇有交情的王杰希出面,把他带到了喻文州这里。

  其中的关系网,错综复杂,眼花缭乱。牵扯到的各方势力,彼此之间都有或多或少的猫腻。

  喻文州沉默,问道,“你是怪联盟忘恩负义吗?”

  叶修嗤笑了一声,锐利的眼神几乎把他刺穿,

  “你不也是吗?”

  喻文州猛地一滞。

  叶修站在他身侧,佯装若无其事地抓过喻文州空的那只手,看上去兴致勃勃地在捏他的手指。喻文州被他捏得手指发软发麻,不由地想抽回手,叶修便很自然地松开了他。

  “说说你吧。”叶修漫不经心地说,“喻同志,你又是被什么陷害到这儿来的?”

tbc.

 

————————————

喻文州:啊 阿嚏!

评论(14)
热度(22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