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Robot(5)

打架了!

比较帅。前文搜tag。
——————————

 

5.

  飞船的前射大灯亮着,浅黄色的光束冲破黑暗,照亮两人的前路。脚底下是空旷的漆黑,混沌的夜色流淌着,叶修感到一丝冷意。

  确切来讲,他只是觉得此时外界温度低于他自己的体温,但对于“冷”这种饱含着战栗和僵硬的感受,叶修是没什么概念的。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在光束下显得有些单薄,忍不住叫住他,

  “大晚上高空作业怎么不穿多一点?”

  喻文州只穿了长袖制服,不太合身,袖管短了一小截,露出纤细的手腕,腕骨突出,几乎有些嶙峋。可他挺直的身体显得充满活力,孕育着柔软而坚韧的力量,喻文州静默了一会儿,没有出声,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叶修突然有些不安。

  喻文州平静地说,“因为从没有过夜晚出现裂隙的情况。”

  叶修倏地一怔,他看见那人顿了顿,回头冲他扬了个令人心安的温暖笑容,说道,“所以我只准备了日间战斗服--没关系,不过是冷了点而已,又冻不死人。我过去了,你帮我看着点。”

  钢铁架在裂隙前便停止了前进,活像被修剪整齐的粗壮树枝。喻文州踩着那“枝叶”来到裂隙面前,前射灯所投射出光线的边缘,庞大的黑暗静默在那儿,蓝色的防御光网一闪而过。喻文州打开身边的金属箱,挑了块能源石出来,一番比对后,将其嵌入了破损屏障的边缘。

  能源石上掠过一层冰冷的光芒,刹那间分崩离析,形成无数细小琐碎如星点的光粒物质。那物质折射着璀璨的光,边角被柔和了,无数星光汇聚成银河,扩散开来,收敛锋芒逐步黯淡,融合成一张成不规则图形的透明光网,覆盖住了一小片空洞。

  叶修啧啧称奇。能源石是实验室产品,在维修师精心打磨和改造后能够张开光波防御屏障。每一块能源石屏都是不规则的图形,至于如何将其完美地嵌合在天空上,就全凭维修师的能力了。

  喻文州慢吞吞地往右走了几米,又安上一块。网与网贴合在一起,天衣无缝,叶修眯起眼睛,幽深的眼底吃尽了能源网那微弱的光。

  这人能力很强,毋庸置疑。喻文州的职任调配权限过高,叶修无法在现有资料库中查出分毫头绪。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能逼迫联盟高层宁愿抛弃、孤立、乃至毁灭一个人才,来换得自己的舒心与安稳?

  不,叶修嘴角一牵。他们向来如此,不过是打压一个人而已,没什么困难的。

  他距离喻文州大约二十米,端着枪,狂风刮过他的身体,叶修看见喻文州稍稍摇晃了一下。然后他就听到了那种声音。

  卷在狂乱又喧嚣的风声里了,听上去哐哐一阵杂乱,像是破旧金属箱内四处摇晃撞击的杂物。叶修听到风被撞破了一道口子,有什么夹杂着呼啸声撕裂黑暗冲过来,他猛地回身,抬枪,骤然开火。

  子弹击中了,远处咔啦一声响,像是金属板爆裂的声音。

  橙红色的火焰从枪管里冒出,叶修匆促地瞥了一眼喻文州,急急忙忙向他靠去。喻文州正争分夺秒地又嵌上一块能源石,后襟被人猛地拽住,他往后仰了仰,听见叶修冲他吼,

  “不要命了!撤退!”

  “等等!”喻文州被拖着走了两步,仓促地稳住身体,“我给你做策应,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拖后腿——你先放开我!”

  未知物又冲了过来,叶修不得已松了抓着喻文州的手,纯靠听觉对着目标开了两枪。两发全部命中,来敌缓了一缓,叶修借着这宝贵的喘息时间推了喻文州一把,只来得及交代一句“回飞船,保护好自己”,就冲了上去。

  是那该死的太空残骸。

  叶修一边前冲一边射击,火舌从枪管中卷出,危险又迷人。背后不时有蓝色的子弹呼啸而来,黑暗中铛啷作响,叶修听见“轰”的一声,远方的黑暗里隐隐透露出一团光,又极快极快地消失了。迎面的烈风夹杂了些迸裂的金属片,扎在叶修的脸上。不疼,他没有痛觉,皮肤很快就愈合了。

  叶修回头看喻文州。那人站在光里,浅黄的光为他笼上一层暖色的边,像是宗教传说中什么神圣的彼岸。喻文州手里拿着枪,冲他挥了挥。

  真是个聪明人。叶修观察了下他旁边的地形,背后是错综复杂的“树叉”,能保证出现紧急情况时喻文州有所倚靠;他站在光里,既有明亮的视野,又能使叶修在回头时第一时间看见他,没有后顾之忧地战斗。

  叶修笑着叹了口气,也冲他挥挥手。

  云中传来隆隆的雷声,第二架残骸冲入了防护网。叶修沿着钢铁架飞速奔跑,猛向前跃跳上对面,松开枪的一瞬两手前伸抓住头顶的一根铁杆,背后橡皮链条“哗啦”一响,咬着原先那根钢筋的金属扣骤然打开,因重力在半空里荡了过来,在接近一根机械杆时又瞬间回缩,“咔啦”一声卡死。叶修就着这股冲劲飞速前进,身子荡到了极远的地方,整个钢铁架都震了震,他手脚并用爬上去,端着枪,冲上前——

  残骸紧挨着他的身体擦了过去!

  叶修的小臂上劐了一道口子,转瞬间消失,他满不在乎地看了眼划破的外套,顺势旋身飞起一脚踹在残骸的尾部,把那东西踹了个踉跄。叶修抬枪,借着模糊的光,凭着极佳的夜视能力看到了残骸的核心部位,两个点射把对方爆成一团烂铁。金属片飞溅,叶修的目光穿过那一片废铜烂铁,去寻找光束里中的人。

  喻文州不在。

  他没来由地慌了一下,立刻转身往回跑,跑了没两步就看见了那个“消失”的人。喻文州正站在屏障旁边,踮着脚往上面嵌入最后一块能源石。他在风里晃晃悠悠,像一根拔不起的芦苇草。能源石迸发出光芒,还没形成完美的光网,他的手臂突然被人抓住,叶修把他从“枝头”拉了回来。

  他看得出来叶修在一瞬间是有些恼火的,但那人立刻按捺下了心情,只是用责备的语气说,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猛?”

  在叶修引开残骸短短时间,喻文州直接冲到了屏障前,以一种极为危险的姿势快速组装好了光网。倘若这中途又来了一辆残骸,或是喻文州出现什么失误摔了下去,叶修可没那个能耐分神冲回去救他。

  喻文州温柔地一笑,“我有分寸。”

  叶修张了张唇,一句反驳溜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只是嗯了一声,“算了,没事就好。”

  喻文州把小金属箱的盖子合上,叶修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带来的能源石竟然一点儿也没浪费,全部用完。他嘴一欠点评道,

  “您真会过日子。”

  这话里本想表达的褒扬的含义,但怎么听都像在讽刺。喻文州怔了怔,叶修反应过来,尴尬地咳嗽一声,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补救补救。还没开口,对方突然说话了,笑得挺无奈。

  “没办法,生活所迫。”

  喻文州敛下眼神,转身往飞船方向走,又是习惯性地走在了前面。他的头发被风吹乱了,人似乎有些冷,一直在搓胳膊,脸白苍苍的。叶修喉咙莫名地堵,下意识叫住了他,皱了皱眉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甩了过去。

  “别不好意思。”叶修漫不经心地说,“你别被吹生病了,那得多麻烦。”

  他的身材比喻文州要结实一些,衣服的胸围和臂长不太合适,有些软塌。喻文州不甚明显地僵硬着身子,任由叶修摆布,套上外套后冰冷的风像是被隔绝在了外面。

  “零下3度。”叶修只穿了件紧身的背心,胳膊露了在外面,肌肉线条流畅性感,喻文州神情闪烁,花了好半天才移开眼。叶修似乎是没发现他的异状,自顾自继续说道,

  “…够冷的了,人工恒温也救不了高海拔。你下次衣服备齐全点。”

  对方有些不自然地低声应道。“好。”

  叶修顺手揉了揉他头发,在喻文州回过神前一个移步,绕开他扬长而去。喻文州哭笑不得,连忙追了上去。

  钢铁架在两人身后缓慢收拢,像某种缩水的牡蛎。

  回航是叶修开的,理由是“没开过、新鲜、想玩玩、去别的地方巡逻一会儿”,看上去兴致勃勃的,鲜活得简直不像个机器人。喻文州好脾气地让给他,自己靠在副驾驶上休息。飞船里暖气开得足,他打了个喷嚏,很快就有些迷糊,歪在座位上渐渐地睡了过去。

  叶修在天空上兜了两圈,打开自动驾驶返航。喻文州大概是累极了,也没听出那话里的破绽,叶修好歹以前在嘉世好歹还算有权有势,怎么可能连个飞船都没开过。

  他看着身边熟睡的人,细腻轻微的鼻息隐约可闻。

  多么温暖啊。叶修想,此时有一个人类毫无防备地睡在他身边,这种经历他从未有过。这才是人。

  喻文州睡相很好,安静温柔,和他平时是一个样子。叶修想要捏捏他的脸,反复确认自己没这个胆量,才悻悻作罢。

 

tbc.

 

————————-

下一章可以腻歪一会儿发糖了。

评论(21)
热度(227)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