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

我希望你能一直喜欢我。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和蔼可亲,特别好撩。梦想是泡到女神.
支持约稿,价格好商量,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Robot(4)

我亲爱的存稿,啊。

帅喻!!

——————

4.

  “天空东北方向出现裂隙,危险级数不高,但可能出现飞行器残骸。”喻文州把手里的长枪丢给叶修,“不排除战斗的可能,我上去修补,你给我掩护。”

  说完他顿了顿,拍拍叶修的肩膀,眼里一抹笑意,

  “反应很快,我还以为你会休眠到第二天早晨。看来你坏掉的只有手臂,核心系统没有受到损伤。”

  叶修勾了个笑容给他看,摆摆手,拉了一把枪栓,试了一下瞄准镜,满意地拍了拍枪身。喻文州说,

  “一共十七发,子弹飞船上有,自取。”

  “飞船在哪儿?”

  “前面。”喻文州下巴点了点,叶修眯眼看去,莽莽草原上一艘秀气的小飞船,狂风吹动的野草波浪般涌动着,几乎把它掩盖起来。喻文州说,

  “走吧,警惕点儿。”

  他率先往前走,一步下去歪了个趔趄。叶修的手抓住他的肩膀,在收到对方错愕的眼神后,他虚握拳用拇指指了指自个儿身后。喻文州没反应过来,叶修啧了一声,不耐道,

  “到我身后去。”

  喻文州怔怔地看着他。联盟里的确有这样的规定,巡逻过程中机器人需要做前锋,而人类士兵殿后。但喻文州向来千里走单骑,几乎都已经忘记了这项规章制度。

  风很大,两人步行都有些艰难。叶修在前面替他挡风,冰冷的空气宛如实质的墙堵在面前,又像锐利的刀子戳在身上。气流被身躯拨开,化成两股绕道而行,喻文州上坡时有些跟不上叶修的步伐,对方就握住他的手,让他的脸挨着自己的背,相依为命似地前进。

  即使达成了机器人三大原则,但由于自身的脆弱性,人们依旧无法信任这些获得了智慧的钢铁,更有甚者对它们进行奴役和打压,来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可是现在,喻文州的身体贴着叶修坚实的后背,竟然从这其中体会出一星半点的人情所不具备的温暖来。

  这场景……有点熟悉。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叶修以为他是冻的,或是黑夜里看不清东西有些害怕,就用哄小孩的口吻说,

  “快了快了,就到了。”

  飞船停泊在草原上,是因为上一次喻文州修补“裂隙”时出了事故。引擎烧着,飞船脸朝下地迫降,轰隆一声把地砸出一个巨大的坑,玻璃全部震碎,喻文州差点摔成残废。好在那天他带了通讯仪,还是让王杰希帮忙喊的救援。后来飞船修复工作花费了他一个月的时间,上头的资金扣了一层又一层,到喻文州手里后只剩下薄薄的一点。那段时间把他折腾地够呛。

  那个时候还没有叶修,谁也不认识谁。

  飞船的确是小,里面的空间堪堪容纳两个人,喻文州转个身都能碰到对方。他看到叶修一脸挑剔地在仓库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了一排金属弹链和一把刀。那刀约莫小臂的长度,他把它插在腰侧,带了点挖苦地对喻文州说,

  “你们蓝雨的设备也太小里小气了。”

  喻文州苦笑地耸耸肩。仓库门合上,叶修为了不被夹住,上前一步,本就狭小的空间更加拥挤了。喻文州下意识后退,没想到后面就是坐椅,后路被阻隔,他被迫停下,叶修依着惯性身子前倾,两人一下子贴在了一起,几乎是面对面、零距离。

  “……”

  飞船内部只有盏小小的灯提供照明,流光逶迤在年轻人的脸上,叶修有点奇怪,眼前这人怎么忽然间把脸别过去了,随后福至心灵。他转了转眼珠,玩味地一笑。

  喻文州在心里嘀咕,肩上传来一股力量,叶修特别和蔼可亲地冲他道,

  “文州,再不开船的话,天都要亮了。”

  他偏偏是挨着他的耳朵说的。没有气流通过,略微低沉的声音夹着微微的电流声,带着那种空旷旷的磁性。喻文州仓促地把他的手扒下来,同手同脚地绕到座位上戴头盔去了,完全没有觉察到身后那逐渐灼人的目光。

  叶修擦了擦枪,并不坐下,倚靠着喻文州的椅背,两腿交叉叠着,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喻文州按下按钮,键入命令,用力拉下手柄,飞船整个身子抖动了一下,尾端喷出乳白色的蒸汽,两束大灯骤得亮起,刺破眼前的夜色。引擎在黑暗中怒吼着,脚下的铁板在抖动,叶修不自然地站直了身子,“……您这飞船够威风的。”

  “那是我第一次修飞船。”喻文州淡定地说,按下启动按钮,飞船下方亮起两盏冰蓝色的指示灯,船身上蓝雨的区徽和荣耀联盟的标志并排亮起,金黄色与蓝色交相辉映,格外引人注目。

  “过去嘉世的区徽是红色的。”叶修忽然说。

  “我知道。”喻文州道,“但已经过去了。”

  联盟虽然在其他方面有些亏待他,但是军事装备方面所提供燃料还是足够的,飞船很快地上升,穿过对流层,到达平流层,那块狰狞巨大的缝隙就在眼前。

  所谓缝隙,指的是出现在人类在地球表层修筑的防护屏障上的破损缺口。往太空投放过多卫星的下场是自食其果,太多无法回收的飞行器残骸在大气层附近飘泊,并时不时对防御罩进行冲击。更可怕的是,在这漫长的演变中,那些本来毫无生气的残骸像是进化了一般,拥有了一定的“智慧”,开始懂得与人类周旋,并进行重点攻击。

  而长时间攻击防御罩会不堪重负,破裂甚至坍塌,这时候就需要诸如喻文州一样的“维修师”来帮忙。他们在日常情况下负责修复和建造机器人,偶尔会代行编写程序、调控装备的职责,一到了巡逻时间,他们就成了进行高空作业的“修补师”。

  飞船开到缝隙处,可怖的黑洞横亘在眼前,尽管已经看到过很多次,喻文州还是感到一阵恶心。黑洞里流溢着诡谲的光,活像是女娲补天遗留下的缺憾。他深吸一口气,布置好设备,回头看叶修。叶修给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准备出舱。”

  飞船悬停在原地,靠近裂隙的一面船板缓缓升起,无数错综复杂的钢铁架伸了出来,往前延展,一直组建到裂隙的前方。舱门打开,喻文州首当其冲,叶修端着他的枪紧跟其后。

  两人腰上都系了保障安全用的橡皮绳,铁环紧紧地圈在脚下的铁架上。喻文州身侧挂了工具箱,攀爬过程虽然灵活轻盈得很,但动作太慢了,乍一眼看去,就像是因为害怕而不敢落脚的新人一般。可叶修观察了一会儿才发现,喻文州不是犹豫不决,而是速度一快,他就会出错。

  比如现在……

  喻文州一脚踏空,整个人往旁边摔去。叶修瞳孔猛然一缩,三两步爬完了喻文州花费了近十几秒的路程,伸手准备捞人。谁知道喻文州歪了身形的一瞬间,另一只手早已看好了落点,左臂用力抓住旁边的一条栏杆,失去支撑的一瞬间整个人荡了上去,橡皮绳的铁环被扯地哗啦一响,喻文州腰部猛一用力翻上铁架,跪在栏杆上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再继续淡定自若地往前走。

  叶修:“……”

  这小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瞧他那若无其事的表情,一定经历过很多次这种情况。

  叶修想到这儿一顿,没来由地觉得风又大了些。

  他若无其事,说明经历过很多次;又或者,他为了不让自己身处这样险境时慌了手脚,已经练习过很多次。动作娴熟而毫无胆怯,若是真的练习过,练习环境必然也是像这样的高空。

  他是怎么做到孤身一人,在距离地面几十千米的高空,去练习这样的动作的?

  他不害怕保险措施失效吗?不害怕飞船失事吗?不害怕从云端坠落,跌个粉身碎骨无所牵挂吗?

  叶修微微皱眉,看着喻文州的眼神突然多了一层意味深长。如果这样说,倒是能解释他为什么仅有D级:身手和速度不够,在组队中极易拖后腿,但又是罕见的维修师,不能浪费资源,于是把他安插在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担管一个闲职……

  喻文州在他前头,见叶修没跟上来,以为他发现了什么新情况,转过身喊道,

  “怎么了?”

  叶修回神,恢复了一贯懒洋洋的样子,“没什么,文州你太帅了,哥都要爱上你了。”

  喻文州只当一个笑话吹过耳边,摆摆手故意激他,

  “你该不会是追不上我吧?”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关公面前耍大刀,叶修的心理活动异常丰富,也没想过这两句连起来有什么不对,只是好笑地说,

  “那哪儿能啊,太丢脸了。”

  喻文州冲他一笑,说,“快过来吧,我们已经到了。”

 

tbc。
———————
喻:追上了,我就让你嘿嘿嘿
叶:)
—————————

下一篇,蓝雨杂技团登场

评论(17)
热度(202)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