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小半张脸藏在围巾里,没有带手套,纤长的手被冻得苍白。他的睫毛上挂了雪花的碎屑,被体温融化了一点点地渗进眼眶里,衬得他眉眼轮廓愈发鲜明深刻。时间的洪流冲淡他眼中原先的色彩纷呈,喻文州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又看了眼天空,轻轻呵出一口热气。他低头的时候,鬓角的碎发就垂落下来。

叶修忽然说,“手给我。”

他不明就里,犹豫地伸出一只手来。叶修一把握住,十指相扣,温暖的掌心紧紧贴着对方。他说,“我们回家。”

喻文州想了片刻,像是终于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慢慢地笑了下,温柔地点头说,“好。”

————
冬天到了,南方人非常痛苦。这几天太干嗓子破了,喝水都是满嘴血味,吐个口水都能吐出血痂,就很烦。

然后就是同学非常有槽点,心里非常窝火。有空码给你们看,提纲挈领地就是“人长得帅就不能四处留情否则就会出事”☜这个内容。

直到二月份还有三份稿子要写,wrnm。

天太冷,不更新。

评论(15)
热度(86)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