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叶喻abo】丛林(2)

避雷见1

前文走tag

————————————————————————————————--

2.

  张家兴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脸上蒙上一层复杂的神色,恼怒、惊惧、懊悔、愧疚潮水般涌过,又消退干净,只留下茫然和不知所措。喻文州看他那样子,心里大概有了个底。

  他不认识张家兴,在今天以前甚至没有跟对方说过话。但喻文州好歹是叶修带的学生,对于H区的工作人员都有一定的了解。这张家兴颇有资质,年纪轻轻就考上了联盟医科专业,当年叶修没少提点他,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移了移手腕,看对方没多大反应,便知道他已经动摇。趁他心神未稳,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腰部猛地发力,手掌一折反抓住对方的小臂。张家兴下意识反抗,奈何那点力气在“技巧”面前完全派不上用场。喻文州别住他的脚,矮身转到他腰侧,猛地飞腿踢中他的膝窝。张家兴腿一软,啪嗒一下,被喻文州四两拨千斤地按跪在了地上。

  如果连一个医生都制服不了,那喻文州真可以直接回家不当兵了。张家兴奋力挣扎,被掐住了后脖,喻文州的声音宛如冰水一般浇了下来,

  “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男人打了个寒颤,直到此时他才突然发现,这个omega并不像刘皓说的那样,温顺而易屠宰,柔弱而好欺凌。

  他更像一把未出鞘的刀,寒芒尽敛,暗藏杀机。

  喻文州顿了顿,不太明白这人怎么突然丧失了斗志,试探性地再次询问,

  “刘皓让你来的?”

  张家兴一哆嗦,下意识垂下头。喻文州眯着眼,心下了然,捏了捏他颈动脉,说,

  “刘皓让你袭击我?什么目的?”

  张家兴还是不说话。

  局面一下僵持起来,喻文州没得到回应有些尴尬。他习惯了唱白脸,寻衅滋事、威胁逼诱这类的事没做过,没有经验。正想着要不要放开他先温和一点,原本就跟聋子一样的张家兴突然开口,声音低不可闻。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叶修的人。”

  喻文州一愣,先是自耳根蔓延上一股臊意,微微脸红着咳嗽了一声,装作没有想到其他方面去。张家兴没看出他的不自然,着了魔般地继续喃喃道,

  “叶、叶队…他们不喜欢他,所以要…”

  喻文州皱眉,悄无声息地松了力道,缓声问,

  “要什么?”

  张家兴头低得更狠,

  “…羞辱他。”

  叶修能力太强,权力太大,管得太宽,不容易扳倒。但是那些人不死心。

  他们需要一个和叶修关系密切的、可以任人蹂躏的、最好是在世人观念里地位较为卑微的“替罪羊”,供给他们发泄妒意与怒火。羞辱了这只羊的同时,如果还能让叶修颜面扫地,那当然是更好,一箭双雕,一举两得。

  而天生温驯的omega很符合这个条件。于是,喻文州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地成了目标。

  喻文州稍稍后退,来到一个能让张家兴有安全感的距离,俯身拉他起来。张家兴有些震惊,迷惑地就着喻文州的力量踉跄着站起来。距离太近,喻文州又闻到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不免腹诽。

  太甜了,自己平时有那么腻的吗。

  他拍了拍对方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凝视着他的脸。细细看去,没有经历过战斗的年轻人面容里还有几分清稚,扭曲着被罪恶支配的惶恐与不安。喻文州温言,

  “刘皓让你这么做,你就听了他的话吗?”

  张家兴撇开眼神,“我…”

  “你就不顾叶队了?”喻文州轻声说,言语委婉温柔,一字一句却像针尖一样扎在张家兴的身上,“他认可你,提拔你,实战训练没少为了掩护医疗队而让自己深陷困境。可是你这样呢?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不会寒心吗?”

  “信任的人在背后捅刀,这和…有什么区别?”

  “白眼狼”三个字在嘴边上打了个转儿,喻文州咬了咬舌尖,把话咽了下去。张家兴张口结舌,把辩解的话全部憋了回去。

  喻文州从来没这样训过人,有点不舒服地挺了挺腰,故作老套地拍了拍张家兴的肩膀,想趁机溜号,抬腿准备出去。身后呆立着的人突然说,

  “对不起。”

  喻文州停住脚步。

  “这件事,能不能…不要跟叶神说?”

  喻文州叹了口气,走出了医务室的门。

  喻文州当然不是喜欢背后打小报告的人,即使张家兴不求他,这件事始末是否告诉叶修,喻文州也得斟酌一下。


  他已经足够扎眼,不想再另寻事端。

  想着想着喻文州已经走到宿舍楼下,小微风一吹把他吹精神了,他哆嗦了一下,伸个懒腰,看了眼自己的手。淤红已经消退,大概明天就能拿枪了。

  不过总觉得忘了什么事?

  日理万机的喻文州一边坐电梯一边思考,到了宿舍楼层才猛然想起来…

  他没去听讲座!

  迟了。喻文州的手环还没按上扫描器,宿舍门自己开了,叶修换了常服站在门口,先他一步开了门。

  叶修比他还高了一丁点儿,喻文州被迫昂起下巴看着他,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队、队长,比我还早呢?”

  叶修看了他一眼,审视的目光几乎把他的轮廓抠下来,懒洋洋地说,

  “嗯,下了讲座没看到你人,就来这儿了。”

  喻文州:“…”

  他摸摸鼻子,本分地跟在叶修后面进了门。叶修的军装散乱地扔在沙发上,其主人靠着餐桌,一边抽烟一边看他。喻文州准备去房间换睡衣,被他揪住后领拽了回来。

  白色衬衫被拉扯出几道生硬的皱褶,喻文州连借口都还没想好呢,僵硬扭头看着像抓小狗一样抓着他的叶修。

  总该不会记我缺勤吧?喻文州笑了笑,“叶队?”

  叶修顿了顿,把烟灭在烟灰缸里,稍稍松了手,平静问道,

  “怎么没来?”

  面对这种经验丰富的老狐狸,现场编就的谎言肯定是站不住脚的,喻文州拖延时间般地笑了笑,故意压了压声音,

  “我不去,叶队很难过吗?”

  这种非强制性的讲座,的确是可参加可不参加。但叶修难得在公众面前露面,再看他之前的严肃打扮和对喻文州的反复嘱咐,摆明了他非常重视这一场讲座。更甚者,他是想在喻文州面前露一手给他看,倒不是想要炫耀,而是树立一个可以成为追求目标的“标尺”。

  气定神闲,稳重自持,上位者的气质。

  叶修扳住他的肩膀,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喻文州支支吾吾了两声,装出一副惭愧和抱歉的表情,并拢的腿不自在地蹭了蹭,

  “在医务室里待久了…”

  叶修握住他那只手,举到面前看了看。白皙的皮肤下泛着一点灼热的嫣红,显然烫得不重。叶修静了好久,才慢吞吞道,

  “怎么耽误那么久?连讲座都没时间来吗?”

  喻文州莫名地听出一股抱怨和不满,见眼前这位不太正经又位高权重的军官染上一点孩子气,突然感觉十分新奇。他没抽回手,掂量着措辞说,

  “让医生帮忙敷的。而且宿舍里的感冒药和止血绷带快没有了,我在他那儿定了一些。随便聊聊天,就耽搁了。”

  叶修点点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喻文州冲他一笑,以为没自己事了,扭身迈步向卧室走去。毫无征兆地,他的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住,喻文州不受控地向后仰,下一秒,他就摔在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

  叶修夹住他的腰,力气之大,几乎把他扯得双脚离地。他用力地揽住对方,几乎要把他按到自己身体里,结实的手臂箍住喻文州,喻文州难受地挣扎着,

  “喂…”

  对方的呼吸贴着耳根,急促地,一下一下地极有规律地喘着,冰凉的鼻尖贴着喻文州耳朵的轮廓滑下来,叶修的嘴唇贴着那里柔软的皮肤,用力地蹭了两下,露出微有些锐利的牙尖,一口咬在他的耳后。

  喻文州难耐地“啊”了一声,踮起的脚尖徒劳地挣了挣。叶修的声音在他脑后响起,低沉平静,强势与占有欲在倦怠暧昧的鼻音中露了个底。

  “你身上有别人的信息素味。是谁?”

tbc。

 

 

 

——————————————————————

叶神捉奸1.0

这里高是因为喻文州还没满18岁

评论(19)
热度(18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