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叶喻abo】暖色调(15-16)

abo生子注意避雷

 

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

 

——————————

15.

  第二天张新杰送来两个方案,剖腹产和顺产,让两人挑。无非是留疤和日后调养的问题,喻文州又有些担忧地问张新杰,

  “哪样不那么疼?”

  叶修弹了下他的脑门儿,轻轻的,没敢用多大力气,“什么伤你都受过,还怕这点疼?”

  “能一样吗?”喻文州反驳。

  “当然是日后身体调养更重要啊。”叶修说,努力搜刮他脑海里的知识点,“我记得顺产好像会好一点?”

  张新杰选择性无视了两人的调情,平静地说,“实际上现代医疗技术已经非常发达,人类身体素质也大大优于以前,无论是剖腹产还是顺产,日后omega身体恢复时间都不会很长…完全恢复大约是一年。”

  喻文州说,“那集训这种高强度运动的呢?需要多久才能参加?”

  张新杰说,“顺产三个月,剖腹产五个月。后期将没有什么区别。”

  喻文州微微犹豫,张新杰补充道,

  “剖腹产需要留疤,日后训练一定要注意不能受到二次伤害。但是顺产过程非常疼,我可以保证不必你挨一枪好上多少。而且这是连续性疼痛,也就相当于不断中枪的感觉。”

  喻文州想象了下那被打成马蜂窝的痛苦,不寒而栗。他望了叶修一眼,对方已经有些动摇了。张新杰还在一板一眼地普及,

  “…而且喻文州胯骨太窄了,生产的话…”

  “剖剖剖。”叶修硬着头皮打断他,“安全性高吗?”

  “这个可以放心。”张新杰点头。

  叶修最后征求喻文州意见,喻文州早就提前站队,忙点头同意。

  “那我去安排手术设备。”张新杰点点头,“注意休息。”

  预产期omega在进食方面需要更多的热量补充,叶修没再给他带食堂的饭菜,亲自下厨煲汤炖小甜点,偶尔跟在后面吃一两口。吃多了才有力气生孩子啊,叶修端着一碗鸡蛋面到喻文州面前,

  “饿了吗?”

  喻文州哭笑不得,虽然不是特别饿,也还是接过来,唏哩呼噜两口吃掉了。

  平时连煤气灶都懒得开的人,也是难为他了。

  生孩子是大事,联盟最近事情又不多,叶修想了想,决定跟王杰希和黄少天说一声,最终来不来二人自己决定。回复是来,肯定来,必须来,一看就是黄少天拿老王的通讯仪回的消息。他还正打算着拿给喻文州看,喻文州抢先一步喊他,

  “我要去卫生间。”

  叶修一惊,“新杰上次不是说要生了的话就会尿频吗?”

  喻文州别扭地开口,“可我真的难受。”

  他艰难地直起上身,叶修连忙去扶他,“哪里难受?膀胱还是小腹?”

  尽管是叶修说的这话,喻文州也有点尴尬,“我哪分得清…”

  “那就先去一趟吧...”叶修汗颜。

  喻文州看得出来,叶修实际上比自己还紧张,上个厕所全程在旁边监视着,闹得喻文州难堪地要命,酝酿半天没酝酿出来。最后把对方哄出去才了事。

  他出来后叶修靠着墙若有地盯着他看,喻文州莫名其妙,“看什么?”

  叶修摸摸下巴,“瞧你那害羞的劲,等你生完孩子,我们可以试试这种玩法…”

  喻文州不好意思,抓起手边上一个枕头,作势要丢他,叶修笑呵呵地躲开。突然喻文州脸色一变,整个人都软了一下,扶着床勉强地站立住。叶修顿时一震,冲上前扶住他,一边要他躺在床上一边说,“怎么?”

  “有东西流出来了。好,好疼…”喻文州咬住牙感受了一下,断断续续地说。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在他屁股下面多塞了两个枕头。病号服的棉布料已然洇出一块湿漉漉的地方,一看就大事不妙,他连忙按响了呼叫铃。

  张新杰急急忙忙地赶来了,穿着白大褂,仅看了一眼就立刻吩咐随行的医生开始办事。叶修拉住他,“怎么样?”

  “羊水破裂,准备手术。”张新杰很冷静。

  “你主刀?”叶修难以置信,他还真不知道张新杰原来这么八项全能。

  但显然他多虑了,“不是我,全联盟产科手术做得最好的那个大夫。”张新杰说,“我在旁边看着,陪着喻文州。你到时候不能进去。不用怕。”

  叶修说,“好。”

  基础布置做好了,几个护士推着仪器和床送喻文州去手术室。叶修挤了一个位置,手堪堪抓住床的护栏,喻文州一张脸疼得惨白,人还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不怕。”叶修说,“我等着你。”

  喻文州点头。护士说让一让,家属不给进手术室,叶修的手就给拨开了。他被甩在后面,看着喻文州被推进去,一层一层的门向中间合上,隔开了十几米的距离。时间好像都慢下来了,叶修透过门上的小窗看到一行人渐渐走远,转个弯就不见了。

  韩文清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走了过来,默默地掏出一包餐巾纸递给叶修,然后拍拍他肩。

  没想到老韩也有铁骨柔情的一面,叶修拽出一张,叠成长方形,捏住鼻子猛地擤鼻涕,擤完神清气爽地把纸揉了个团,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很感谢地看了对方一眼,说,

  “你怎么知道我感冒的…”

  韩文清一脸不想理他,板着脸地往旁边走了两步与他并肩靠在墙上。

  他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没能找到什么话题来交流,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叶修摸了摸口袋,拿出两个棒棒糖,想了想分给韩文清一个,

  “老韩啊,请你吃糖。”

  韩文清接过来,看了眼,还是草莓味的,难得开了个玩笑,“喜糖吗?”

  “差不多吧!”叶修说。

  “王杰希和黄少天说等会就到。”韩文清说。

  “好。”叶修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窗口。实际上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就是要看着。

  “喻文州会怕吗?”叶修忽然说。

  韩文清说,“新杰会在旁边,不用担心。”

  

tbc.

 

16.

  王杰希和黄少天赶到的时候闻到医院走廊里一股甜腻腻的气味,吓了一跳,以为哪个omega发情了。僵硬了好久发现不对劲,小心翼翼地挪过去一瞅,两个老爷们靠在墙上在嗦棒棒糖,顿时凌乱了一下。

  “哟。”叶修眼睛最尖,“来了啊。”

  王杰希先缓过神,很自然地应了句,“来了。”

  黄少天还处于茫然状态,胡乱地点头,“嗯,嗯。”

  韩文清也示意了一下。王杰希说,“进去多久了?”

  “三十分钟。”叶修看了一下表,这医院隔音太好,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心里都慌慌的。

  “你们就这样站了半个小时?”黄少天显然了解韩文清不是个会插科打诨的主。

  “嗯。”叶修努力组织语言,“吃了三根糖。”

  韩文清点了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王杰希和黄少天大眼瞪小眼,叶修说,“来一根?”

  四个alpha蹲墙角上吮着甜腻腻的棒棒糖,调动气氛的工作交给了黄少天。话题终究绕不开产科,叶修瞅了个空当插嘴,

  “你跟老王真不准备要一个?听说现在技术满先进的,要不要做头一批?”

  王杰希摇头,“少天不喜欢孩子。”

  黄少天点点头,“嫌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嫌吵!!黄少天嫌自己小孩吵!!

  叶修笑到没声,拿着糖的手都微微颤抖,就连韩文清都露了点笑意,王杰希望天,一脸你们笑吧笑吧,我早就猜到了。黄少天炸毛,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众人一并掏耳朵,装作无事发生。手术室忽然打开,出来一个护士,手里端着盘沾了血的纱布。叶修心肝颤了颤,没了嬉皮笑脸的不正经样,走上前抓住对方问,

  “文州现在怎么样?”

  “一切正常。”对方是个小姑娘,估计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联盟第一人,竟然脸红了,“…等一会儿就能出来了。”

  她急匆匆地走开,王杰希拍拍他肩膀感慨,

  “叶队宝刀未老。”

  黄少天也跟着拍拍,说的话跟王杰希的却不是同一个意思,“老叶,顶多半个小时,hold住啊!”

  “我淡定的很。”叶修比了个手势。

  他一点都不淡定,身子僵直,拳头握紧,指甲都掐进肉里了。听到喻文州一切顺利,眉梢飞上去了三分喜色。其余三人也都理解,纷纷没有揭穿,稳稳地揣着自己的心知肚明。

  半个小时后人果然就出来了,张新杰先推开的门,主刀医生和一群医生急匆匆地走去赶下一个手术,和叶修错身的时候还笑了笑。叶修道了声谢,急急忙忙地拉住张新杰。

  “恭喜。”张新杰笑,“是个男孩。”

  叶修大脑轰地一炸,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那,那文州呢?”

  “从内部转去病房了。宝宝在清洗,一会儿护士会抱过来。”张新杰说,“你可以先去看喻队…”

  叶修没听他说完,急不可耐地转身就跑,赶到病房的时候正好医生检查完,推着各样的仪器出来。叶修挤进去,喻文州正一个人待在床上,脸色因失血显得略为苍白,眼睛里却是说不出的喜悦。

  尤其看到叶修进来了,这种隐密的高兴达到了极点。

  如果可以,叶修真的恨不得把他狠狠搂在怀里,或是把他举高高转圈。然而他只是急躁地冲到床边,再缓慢地、谨慎地握住喻文州一只手。喻文州偏着头看他,声音有些虚弱,却裹着笑意,

  “男孩。”

  叶修重重地点头,亲吻他无名指的指尖,低声问,

  “疼不疼?”

  “麻药劲没过呢。”喻文州说,“等会就该疼了。”

  “不过没事的。”他补充,“我知道你一直在。”

  叶修勾了勾嘴唇,凑上前亲吻他。舌尖缓慢描摹嘴唇的轮廓,叶修刚探进去一点,病房门就被敲响了,伴随着还有婴儿的哭声。

  他们忙分开。张新杰领头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众被叶修甩下的人。他抱着孩子,走到叶修身边,说,

  “你的孩子。”

  叶修长这么大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刚出生的小孩,平时灵活至极的手僵住不能动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抱。好不容易抱到怀里,叶修生怕把他摔着,颤颤巍巍地坐到了床上。

  小家伙本来在扯着嗓子嚎,估计是血缘相亲,被爸爸抱着就不哭了,睁着双清澈的眼睛好奇地盯着叶修看。他长得像极了喻文州,鼻子小巧,眼角是略为上挑的,白皙的肉嘟嘟的脸泛着红晕,唇色偏浅,却是偏向叶修的风格。新生儿的头发稀稀拉拉,却柔软极了。大概是看叶修冲他笑,他也抱以一笑。

  叶修觉得自己快要被甜化了,忍不住用大拇指去蹭宝宝的脸。指腹的薄茧惹恼了他,小家伙毫不含糊,一口咬了上去。

  没牙的小嘴没什么威胁,叶修装模作样地嘶了一声,跟喻文州说,

  “和你真像。”

  喻文州说,“我抱抱。”

  他调升起靠背,伸手过去,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在怀里。宝宝看到喻文州开始笑,水亮亮的瞳孔映着喻文州的脸,喻文州感慨,

  “他出生就会笑啊!”

  “所以说像你啊。”叶修像刚才摸小孩那样摸了摸喻文州的脸。

  晨光濡湿了翠木,窗外鸟儿啁啾婉转。喻文州静静地看着怀里的孩子,而叶修静静地看着他。

  现世安稳。

  喻文州忽然说,“你给他取个名字吧。”

  叶修愣了愣,啊了一声。身后一群人附和着,黄少天说,

  “是啊是啊老叶,能够发挥你聪明才智的时候终于到了!”

  对方咂舌。喻文州用鼓励的眼光看他。

  “那就叫叶文耀吧!”叶修道。

  周围人怔了怔,转而明白过来,欣欣然地看着这三人。床上的人微微一笑,神色温和。他说,“好啊。好名字。”

  宝宝躺在喻文州的臂弯里睡着了。叶修抓住他那只软呼呼的小手,俯下身亲了一下,扭头又去啄吻喻文州的嘴唇。对方勾着唇角,昂着头迎合他。

  他想要的,所追求的,倾其一生要呵护的,都寄托在其中了。

  荣耀。

  还有,喻文州。

 

End.

 

————————————

结束啦!

 

番外二正在努力赶制中x

 

评论(48)
热度(361)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